硬把潰逃包裝成大捷:國民黨貴州“獨山大捷”

作者: 穆易 日期: 2020-07-15 來源: 星火游 點擊:

  貧困縣貴州獨山舉債400億元的話題近日火了。它上一次火遍全國,是在1944年抗戰末期。因為它是侵華日軍深入中國腹地的最西端,也是中國正面戰場的所謂“最后一戰”發生地。

  正因為這樣,最近幾十年來,獨山被用于正面宣揚國民黨抗戰的成績,所獲地位越來越離譜。“獨山之戰勝利地終結了日軍的一號作戰”,“使橫掃了大半中國的日軍遭遇了侵華以來的滑鐵盧”,甚至“獨山的深河橋因為日軍侵華戰爭的最后一槍、最后一站、最后一橋被載入史冊,學術上稱之為北有盧溝橋,南有深河橋”。

  歷史到底是怎樣的?為正視聽,實在有必要花點篇幅說清楚。

  1944年4-12月,日本為了打通從中國東北到廣西的路上交通線,出動50萬兵力發動了豫湘桂戰役。國民黨軍一觸即潰,僅在4月18日-5月25日的河南戰役中,就丟失城市38座,損失兵員20多萬,隨后長沙、衡陽失守。9月初,桂林、柳州相繼失陷。

  為追擊國民黨潰軍、威震貴陽、獲取資材,日軍派出8000余人兵分三路,從廣西出發孤軍深入出擊貴州。此時,國民黨部署在貴州前線的軍隊,以石覺的13軍、陳牧家的93軍、陳依農的97軍為骨干,總人數約10萬人。以前線的10萬大軍抵擋區區幾千日軍,當屬沒有問題,何況貴州后方還有10萬兵力可以調動。

  然而,國民黨從上到下都已成驚弓之鳥,被幾千日軍嚇得屁滾尿流。蔣介石認為日軍可能會攻占貴陽,進而威脅陪都重慶,因而制定了所謂“御而不擊”的逃跑政策,以保存實力留作將來;衡陽失守后,國防部任命湯恩伯為第三方面軍司令長官到貴州,而湯軍主力只在貴陽前面的馬場坪一帶擺出要與日軍決戰的姿態,根本沒有到黔邊去真正修筑工事;張發奎作為戰區司令長官,不是率部拼死抵抗,竟然是夾在難民堆中找路跑;張治中到貴陽后,不是協同進行組織抗戰工作,反而主張火燒貴陽,重復在長沙的焦土抗戰;在貴陽緊張時,逃跑得最早的是省政府各廳處,僅留20人,大部分已逃往畢節。甚至,連昆明的若干機構也都在準備搬遷。

  上層、高層都是如此,中下層就更是驚恐萬狀了。12月3日,敵人尚未到達,駐守荔波縣城的26軍就全部撤退,并縱火燒縣城;都勻炮兵學校教育長史文桂,麻江通訊兵學校教育長童元亮也于同日率所部向貴陽方向逃跑。更有甚者,獨山方面第四分校主任韓漢英,身兼都勻、獨山兩縣警備司令之職,又任黔南地區指揮官,卻在鬼子還沒有打進獨山之前,于11月30日率部逃離獨山縣城,并放火燒城,三天后,獨山變成一片焦土。

  國民黨一些人鼓吹的焦土抗戰,在這一帶得到了完美實施。

  國民黨歷來害怕一旦將民眾組織起來,就會動搖自己的統治地位。直到1944年11月26日,オ勉強在黔南組織了自衛軍,由專員張策安兼自衛軍總司令,可這位專員卻在敵人還未打到獨山時,就自行逃跑了。

  正因為國民黨從上到下驚慌失措,只顧保住自己的性命,完全置民族、國家危亡于不顧,短短兩周貴州的荔波、三都、丹寨等縣就失守了,日軍如入無人之境。12月2日,獨山縣淪陷。這就是當時震驚全國的“黔南事變"。

  由于一路未受阻礙,日本人占領獨山火車站后,在車站狂妄寫下了”無血占領“幾個字,真是寫盡了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獨山火車站是中國鐵路網延申的最末端。由于全國鐵路系統已基本被日本控制,這個車站儲存著從全國各地送來的二十多輛機車(包括慈禧太后專用車,十分豪華)。這些機車和周邊存儲物資,也都被付之一炬。國民黨本以為鐵路末梢會是安全的,沒想到因為自己的不抵抗,日本人連這樣的地方也不會放過。

  日軍入黔追殲國民黨軍隊的目的,在于確保桂柳占領地,而非占有黔南城鎮。因此,當追擊目的達到,日軍必然撤退。早在11月26日,日軍已明確將作戰目標,確定為“使之追至獨山附近為止,指導上要考慮避免因加大追擊深度,戰線擴大而對總體戰略態勢不利”。(《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到1944年12月4日黃昏,幾乎未遭遇任何抵抗的日軍自行從獨山退出,12月10日所有日軍退出貴州全境。

  而現在的宣傳,則總喜歡把日本人撤退的原因粉飾為29軍的拼死抵抗。

  失去軍隊的保護,從11月26日到12月10日半月時間里,黔南人民遭受空前劫難。數十萬的難民涌在通往貴陽的路上,缺衣少吃,疾病流行,死傷無數,隨處可見尸體橫放道旁。日軍所到之處極盡燒殺奸淫、肆意掠奪之能事。獨山縣城的大火燒了幾個晝夜,被毀古建筑及民房16000余,燒死、殺死、凍死、餓死的軍民19000余人。從事后統計看,短短幾天全縣人口由原來的15.1萬降為13.6萬,減少了2.04萬人。

  這就是國民黨政府自抗戰以來推行消極抵抗政策,給人民帶來的嚴重損失。

  在日軍打來時,國民黨軍逃跑得比誰都快,而在日軍實現戰略目標自動撤出之后,卻又比賽吹戰功。1944年12月4日,日軍開始撤退。8日,湯恩伯的第一兵團孫元良軍的先頭部隊開到獨山,所有的軍攻人員才陸續歸來,厚顏無恥地作起了“大捷”的文章。湯恩伯軍政治部印發的《黔南大捷》的小冊子,充滿了宣揚國軍戰績的詞語;副總司令張雪中在日寇退出獨山后,在貴陽的新聞招待會上對記者竭力描繪戰場如何“壯闊”,特別強調黑石關“激戰”。實際上,當日軍向黑石關進攻時,因關口狹小,中國守軍把住關口,日軍難于進關,于是夾雜在難民中向關上涌來,守軍開槍掃射,被打死的1千多人中多數是難民。即便這樣,日軍還是繞過關口,最后占領了獨山縣城。

  國民黨軍如此粉飾自己,真是厚顏無恥到了極致。

  今天果粉們吹噓的什么“血戰黑石關”,就是從這里來的。看看吧,他們現在是這樣添油加醋、肉麻吹捧的:

  “虎狼之師29軍與日軍在深河橋不遠的地區黑石關打的難解難分,全體將士充分發揚當年的大刀隊精神,經過血戰最終奪取了勝利,阻止了日軍繼續前行的鐵騎,同時也擊碎了日軍企圖從廣西入貴,南北夾擊國民政府的陰謀。黑石關戰役也成為正面戰場上的最后一戰,為了阻擊日軍繼續前行而被炸毀的深河橋稱為最后一橋。深河橋,成了日軍不可逾越的障礙”

  這樣的段子,網上隨處都是,就差把抗戰勝利都說成是炸毀深河橋的功勞了。有意思的是,盧溝橋爆發時是國民黨29軍駐守北平,結果日本人3天的進攻就拿下了平津;獨山大潰逃時又是29軍在前線,結果是把打死的難民同胞謊報成打死了日軍。同一支隊伍、相同的敵人,不變的是窩囊的味道。8年過去了,國民黨“還是曾經那個少年,沒有一絲絲改變”。

  貴州獨山縣深河橋抗日文化園,規模很大

  “北有盧溝橋,南有深河橋”的確不假,只是都是屈辱的象征;獨山是“最后一戰”的發生地也的確不假,只是改為“史無前例的大潰逃之地”更準確。國民黨湯恩伯粉飾戰果,是掩蓋無能。這是國民黨的傳統,容易理解;今天,某些人還要繼續湯恩伯的調子,而且還幫著拔高了幾倍,這就讓人匪夷所思了。現在的主流宣傳不是借黔南事變揭露國民黨的腐朽無能、警示后人,而是硬把大潰逃包裝成大捷報,為達到效果不惜罔顧事實、層層加碼,這種做法實在令人堪憂!

  為國民黨抗戰翻案的眾多案例中,“獨山大捷”實在可以堪稱標本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