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者3項研究與歐洲食品安全機構報告確認鉛對兒童神經發育損害沒有最低閾值

作者: 陳一文顧問 日期: 2020-07-04 來源: 紅歌會網

  附錄4:中國學者3項研究與歐洲食品安全機構報告確認鉛對兒童神經發育損害沒有最低閾值,是一種有全身多臟器毒性的重金屬,具有極強的蓄積性!

  僅這一條理由,繼續在任何范圍推廣添加“含≤4mg/kg鉛+≤3mg/kg砷”碘酸鉀的食鹽必須全面禁止!

  “1991年,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設定需要引起關注的血鉛基線閾值, 即“關注水平”(Level of Concern)為10μg/dL,但近年研究表明,兒童血鉛水平即使低于10μg/dL,仍可導致神經發育方面的損害[13]。故美國在2012年基于國家營養與健康調查(NHANES)1~5歲兒童血鉛P97.5水平,將兒童血鉛“參考水平”調整為5μg/dL,并認為應盡量采取措施降低鉛暴露。”(證據03,2018) 基于鉛對人體的嚴重危害,日本、加拿大等發達國家已經將6μg/dl作為診斷兒童鉛中毒的標準。然而鉛對蛋白質金屬結合位點的高親和力,使得它在以前認為安全的較低濃度下也可以干擾細胞的生理功能,提示鉛的毒性作用沒有閾值性,即體內有鉛便有毒,因此,“零血鉛”已成為臨床控制兒童鉛中毒的目標。”(證據1,2008) “鉛對兒童神經發育損害沒有最低閾值,是影響兒童神經發育的最主要環境因素,鉛是一種有全身多臟器毒性的重金屬,具有極強的蓄積性。(證據2,2013)

  歐洲食品安全機構(EFSA)確認(證據4,2010): 鉛的半衰期,在血液中約為30天,在骨骼中長達10-30年; EFSA食物鏈污染物小組(CONTAM小組)確定了幼兒中發育性神經毒性與成年人心血管作用和腎毒性為風險評估關鍵作用。...” “CONTAM小組得出結論,目前的PTWI為25μg/ kg b.w.不再適用,因為沒有證據表明鉛導致的嚴重影響的閾值。在成人、兒童和嬰兒中,暴露的波動范圍如此之大,以致于不能排除某些消費者,尤其是1至7歲兒童,受到鉛影響的可能性。保護兒童免受潛在神經發育影響的風險,將對所有人群中鉛的所有其他不利影響起到保護作用。”

  科學證據01(2008):第四軍醫大學王強博士論文《鉛在體外血腦屏障模型跨膜轉運機制的探討》確認:

  “鉛是環境中普遍存在的污染物,在體內可以長期蓄積,對人體可以產生全身性多系統的損傷。它具有很強的神經親和性,可在神經組織中蓄積,引起神經系統功能長期的不可逆的損害。近些年發現,鉛的毒性作用沒有安全閾值,即體內有鉛便有毒。在人群中更為普遍的是慢性低水平鉛中毒。”

  “1991年美國國家疾病控制中心將兒童鉛中毒定義為:只要兒童血鉛水平超過或等于10μg/dl,不管其有無相應的臨床癥狀和體征以及生物化學指標改變,即可診斷為兒童鉛中毒。我國目前還未制定兒童鉛中毒的臨床診斷標準。國內一般使用美國的標準。然而,對兒童的研究發現,即使在血鉛濃度低于10μg/dl也會產生神經系統的不可逆的改變。基于鉛對人體的嚴重危害,日本、加拿大等發達國家已經將6μg/dl作為診斷兒童鉛中毒的標準。然而鉛對蛋白質金屬結合位點的高親和力,使得它在以前認為安全的較低濃度下也可以干擾細胞的生理功能,提示鉛的毒性作用沒有閾值性,即體內有鉛便有毒,因此,“零血鉛”已成為臨床控制兒童鉛中毒的目標。”

  王強,鉛在體外血腦屏障模型跨膜轉運機制的探討,第四軍醫大學(博士論文),2008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90026-2008196536.htm

  科學證據02(2013):《中國兒童保健雜志》發表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教育部-上海市環境與兒童健康重點實驗室顏崇淮、徐健、李旻明獲”科技部973項目(2012CB525001)、衛生部行業公益性項目(201002001,201002006)、環境保護部行業公益性項目(2013467048)、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81373016)”支持綜述研究《兒科醫師應重視兒童鉛中毒問題》確認:

  “兒童鉛中毒作為一個獨立的兒科疾病被認識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2],由于意識到兒童在對鉛的毒性易感性方面與成人存在諸多不同,兒童有更多機會受到鉛暴露的威脅,同時處于快速生長發育階段的兒童對鉛的毒性也更加敏感,這促使美國CDC于1970年單獨為兒童設立了鉛中毒診斷標準:當兒童血鉛水平達到400μg/L以上時即為鉛中毒,而不是成人的600μg/L;

  “隨著兒童對兒童健康危害研究的不斷深入,美國疾控中心(CDC)在1975年將可接受的兒童血鉛水平降低為300μg/L,1985年又調整到250μg/L,1991年再次降為100μg/L。即當兒童血鉛水平≧100μg/L時,即需要進行干預或治療,同時建議所有6歲以下兒童均應進行血鉛水平篩查[3],這一標準于1993年由美國兒科學會(AAP)向全美兒科醫師推薦[4],并在1994年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第一屆全球兒童鉛中毒預防大會上得到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官員和學者進一步認定。

  “近20多年的全球范圍內的前瞻性研究進一步發現,鉛對兒童發育毒性沒有安全閾值[5],即使兒童血鉛水平在50~100μg/L范圍,甚至更低時,血鉛水平與IQ仍然負相關,據此美國疾控中心(CDC)兒童鉛中毒專家咨詢委員會于2012年將兒童血鉛干預水平再次下調到50μg/L[1]。

  “鉛對兒童神經發育損害沒有最低閾值,是影響兒童神經發育的最主要環境因素,鉛是一種有全身多臟器毒性的重金屬,具有極強的蓄積性。

  “處于快速生長發育期的0~6歲兒童是鉛毒性的高危人群;鉛對兒童的毒性存在明顯的劑量-效應關系,700μg/L以上較高的鉛暴露水平對兒童的生長發育會產生嚴重損害,甚至導致中毒性腦病或死亡;當兒童血鉛水平在100~200μg/L時,雖不至于引起明顯臨床癥狀,即所謂的亞臨床鉛暴露水平,也會導致兒童出現多動、注意缺陷、記憶力下降,認知和行為能力受損。

  “近20多年全球范圍內的前瞻性研究進一步發現,鉛對兒童發育毒性沒有安全閾值[5],即使當6歲以下兒童血鉛水平低于100μg/L也是不安全的,研究發現兒童血鉛水平在50μg/L左右時,兒童的IQ與血鉛水平依然呈負相關關系[6-9],表明兒童血鉛在這一水平仍然損害神經系統,影響兒童認知、行為發育。”

  顏崇淮et al,兒科醫師應重視兒童鉛中毒問題,中國兒童保健雜志,2013(10)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ERTO201310003.htm

  科學證據03(2018):《食品安全質量檢測學報》發表四川大學華西公共衛生學院、四川省食品安全監測與風險評估重點實驗室、四川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岳茜嵐、霍嬌、曹夢思、陳錦瑤、張立實團隊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81030053)”支持總數研究《鉛的神經行為學毒性研究進展》確認:

  “在嬰兒期, 母乳是嬰兒鉛暴露的主要途徑。攝入含鉛的灰塵、土壤或接觸含鉛的玩具器皿也是兒童鉛暴露的一項重要途徑。鉛及鉛化合物是一種多靶器官毒物, 其對神經系統的毒性具有不可逆性[1,2]。近年來, 各方面研究就鉛對兒童神經毒性的閾值、對成人認知能力的影響等累積了一些新的證據。”

  “鉛對兒童神經系統的損害作用從胎兒期即已開始,通過影響谷氨酸能神經元突觸傳遞而損害學習和記憶能力,通過破壞多巴胺能神經元突觸傳遞而引起運動控制、記憶、注意力障礙[12]。鉛暴露對兒童神經行為的影響已成為了全球健康問題。”

  “1991年,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設定需要引起關注的血鉛基線閾值, 即“關注水平”(Level of Concern)為10μg/dL,但近年研究表明,兒童血鉛水平即使低于10μg/dL,仍可導致神經發育方面的損害[13]。故美國在2012年基于國家營養與健康調查(NHANES)1~5歲兒童血鉛P97.5水平,將兒童血鉛“參考水平”調整為5μg/dL,并認為應盡量采取措施降低鉛暴露[1]。”

  “目前學界公認兒童血鉛水平無安全范圍,任何水平的鉛暴露對兒童的發育都是不利的;且成年期鉛暴露對其神經行為功能也有不良的作用,故應采取綜合措施控制鉛暴露。”

  岳茜嵐et al,鉛的神經行為學毒性研究進展,食品安全質量檢測學報,2018(14)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PAJ201814004.htm

  科學證據04(2010):《EFSA雜志》(EFSA Journal)發表歐洲食品安全機構(EFSA)《關于食品中鉛的科學見解》確認:

  “鉛主要以無機形式存在于環境中。人體暴露主要是通過食物和水,有些則通過空氣、灰塵和土壤。在一般成年人中鉛飲食暴露量為0.36至1.24μg/ kg,在歐洲高攝入量人群中每天高達2.43μg/ kg體重。嬰兒的暴露范圍每天為0.21至0.94μg/ kg體重。兒童暴露范圍每天為0.80至3.10(普通消費者),高量攝入者最高每天可達到5.51微克/千克體重。谷物產品是飲食中鉛暴露的最大來源,而灰塵和土壤可能是兒童重要的非飲食來源。鉛在兒童中的吸收量要比成年人多,并在軟組織和骨骼中積累。鉛的半衰期,在血液中約為30天,在骨骼中長達10-30年,排泄主要在尿液和糞便中。食物鏈污染物小組(CONTAM小組)確定了幼兒中發育性神經毒性與成年人心血管作用和腎毒性為風險評估的關鍵作用。...”

  “CONTAM小組得出結論,目前的PTWI為25μg/ kg b.w.不再適用,因為沒有證據表明鉛導致的嚴重影響的閾值。在成人、兒童和嬰兒中,暴露的波動范圍如此之大,以致于不能排除某些消費者,尤其是1至7歲兒童,受到鉛影響的可能性。保護兒童免受潛在神經發育影響的風險,將對所有人群中鉛的所有其他不利影響起到保護作用。”

  EFSA Panel on Contaminants in the food chain (CONTAM),

  Scientific opinion on lead in food. , EFSA Journal, Oct 2010

  歐洲食品安全機構(EFSA)食物鏈污染物小組(CONTAM),

  關于食品中鉛的科學見解,EFSA雜志,2010年10月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81935002_Scientific_opinion_on_lead_in_food_EFSA_Panel_on_Contaminants_in_the_food_chain_CONTAM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
贊賞備注
確認贊賞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