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冬生:永不消逝的電波——李白

作者: 朱冬生 日期: 2020-07-08 來源: 昆侖策網 點擊:

1.webp (5).jpg

  【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劇照】

  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1958年上演,作為一部紅色經典,60多年來一直在部隊放映。半個多世紀以來,在師以上機關禮堂里,在團以下部隊的操場上,在大山、海島洞庫的水泥幕墻前,定期的都能見到黨的地下工作者李俠的英雄形象。這部電影跟《小兵張嘎》《閃閃的紅星》《鐵道游擊隊》一樣,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軍人。軍人知道電波是不會永存的,而共產黨人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革命發出的紅色電波卻是永不消逝的。英雄的李俠雖然犧牲了,但他的精神卻激勵了千千萬萬的軍人。在這部電影中,廣大干部戰士看到了共產黨人堅定的信仰。

  這部電影講述的故事發生在抗日戰爭時期,黨中央為了加強上海地下黨的工作,堅決打擊日本侵略者和國民黨投降派,把延安最優秀的電臺通訊戰士李俠派往上海,讓他與共產黨員何蘭芬假扮成夫妻,保證延安與上海地下黨秘密電臺的聯絡。李俠與何蘭芬在上海展開工作不久,由于日軍加強了對電臺的反偵聽,李俠同志不幸被捕。不過日軍懷疑他是重慶國民黨方面派往上海的情報人員,可加以利用,便將他釋放了。出獄后,國民黨上海地下情報系統也誤以為李俠是重慶國民黨派往上海的潛伏者,便威逼利誘李俠為上海國民黨地下情報系統服務。李俠面對日偽蔣的包圍,在險惡的環境中巧妙的與敵人周旋,不斷地截獲重要情報,每一次都準確有力地打擊了日本侵略者和國民黨投降派。抗戰結束后,上海的國民黨反動派瘋狂搜捕共產黨的地下電臺,李俠奉命轉移。恰在此時,上海地下黨獲取了敵人的重要情報,必須立即發往延安。李俠中止了自己的撤離,立即向延安發報。當他鎮靜地向延安發出了最后的告別信號時,他已身陷敵人的包圍。

  在這部電影中,人們從李俠身上看到了革命者寧死不屈的英雄形象。自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踏進中國,豺狼當道,漢奸橫行,生靈涂炭,在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刻,一批又一批共產黨人發出了最后的吼聲,不愿做奴隸的人們,為民族的解放、人民的革命和新中國的到來,頑強作戰,勇于獻身。也正因為此,英特納雄耐爾才更加光芒萬丈。

  李俠來自于一個有信仰的黨,來自于一個有理想的人民軍隊,他甘于為共產主義而犧牲。從電影的人物設計中知道,李俠是個老革命,在反“圍剿”斗爭中,他既能英勇作戰于百里井岡;在抗日戰爭時期,他也能應對陰謀詭譎上海的十里洋場,真正的戰士永遠浴血奮戰在最前方。他與二小放牛郎、狼牙山五壯士一樣,無論敵人怎么猖狂,他們總能從容不迫,不懼生死,堅守信念。這些革命先烈英勇獻身時的平均年齡也就是20多歲,他們人生青春的花朵才剛剛綻放,竟能無懼無畏,這更彰顯了共產黨人信念的高尚。

1.webp (6).jpg

  【1938年在上海的李白】

  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中主人公李俠,人物原型李白。四十年前知道李白名字的人并不太多,知道他英雄事跡的人更是寥寥無幾。作為早期隱蔽戰線上的一個革命戰士,身處敵人的巢穴,朝不保夕,這是要有一種操守、一種信仰、一種力量才能堅持斗爭的。為了革命的信念方能舍身和忘死,為了人民的利益方能無私和奉獻,為了新中國的到來方能英勇和無畏。《永不消逝的電波》的結局是李俠為了革命的勝利,勇敢地走向了敵人的刑場。正因為有這樣一批甘于犧牲的共產黨人,我們偉大的事業才能成功,新中國才能得以建立,人民的幸福才得以到來。共產黨宣言,在李俠身上,得到了最生動最實際的印證。

  我對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也有一份軍人的執著。1980年5月,我在整理稿件時,看到了一篇署名老紅軍周維的手稿《紅色電波》。憑借黨史軍史研究工作的經驗,以及所看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給我留下來的深刻印象,我立即意識到周維回憶錄記述的老紅軍李白與這部電影的主人公李俠應該是同一個人。于是,我認真地編輯了這篇文章,并改名為《永不消逝的電波》。

1.webp (7).jpg

  為準確的回顧歷史,為敬畏革命先烈,文章編好后,我用了十多天的時間在資料室里查閱檔案,在數萬篇回憶錄里尋找與《永不消逝的電波》相關的機要通信工作歷史資料。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既查到了老紅軍周維的人物經歷,也找到了散見在許多資料里李白烈士的基本情況。在上萬件歷史資料中找到周維很不容易,十多天內我竟找到了6個叫周維、周偉、周為的老紅軍、老八路。這些來自于回憶和記錄戰爭歷史的資料,準確地說明了周維《紅色電波》文章中的李白就是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中李俠的原型。

1.webp (8).jpg

  周維,江西南昌人,1933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紅軍時期曾任無線電臺報務員,中央軍委無線電總隊報務主任,紅五軍團無線電分隊隊長。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前方指揮部第三科(機要通信)科長。新中國成立后,任軍事電信工程學院院長兼政治委員,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長。

  李白,湖南瀏陽人,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4年參加長征。曾任無線電臺臺長、紅五軍團無線電隊政委。1937年受黨中央派遣到上海從事秘密電臺的機要通信工作。1942年、1945年和1948年曾三次被捕,在獄中經受各種酷刑,始終堅貞不屈。1949年在上海浦東犧牲。

  周維在《紅色電波》里是這樣回憶李白的:我在紅五軍團無線電分隊當隊長。在我們分隊里,有一個好的帶頭人,他就是我們隊的政委李白同志。部隊剛過彝族地區,就鉆進了深山老林。我發了一夜高燒,身子更虛了,勉強喝下半碗糊糊,拄根樹棍就隨著隊伍出發了。李白同志讓指導員帶隊,自己卻又來照顧我。許多戰士想背著我走,那怎么行呢?幾百斤重的機器已經壓彎了他們的腰,電臺比人重要,我決不能拖累他們。“電臺重要,人也重要!”他叫兩個戰士把我抬到擔架上,他和另一個戰士抬起擔架就走。昏昏沉沉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軍團部的醫生和李白同志坐在床邊,我一把抓住李白同志的手,望著他微笑的臉,李白同志輕輕地替我揩掉不知是什么時候涌出來的兩顆淚珠。長征勝利結束,到了延安。李白同志后來奉黨的命令,到上海從事地下工作。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他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了。黨失去了一個堅強的戰士,我失去了一個可尊敬的戰友……

1.webp (9).jpg

  為了證實這一情況,我還詢問了周維和李白的老戰友、毛主席的機要秘書、紅軍時期就開始跟隨毛主席做電臺保障工作、1955年授少將銜的黃有鳳。黃有鳳、周維和李白曾是紅軍時期和抗日戰爭初期的戰友,也同為這一時期中央軍委電臺通信部門的領導。我見黃有鳳的時候,他剛從中央保密局副局長的位置上退下來。他對李白從延安派往上海,后來又在上海犧牲了的情況全知道。他肯定地告訴我,《永不消逝的電波》講述的就是我的戰友李白的故事。

  黃有鳳、周維、李白的革命經歷是相同的,他們在紅軍時期、抗日戰爭初期的戰斗經歷是重合的。周維、黃有鳳和李白在長征路上和到延安以后都在軍委電臺機要部門從事領導工作。李白的資歷比較老,1925年的黨員,當時在延安都是職務比較高的領導干部。把李白這樣的老黨員派往上海,可見中央對上海斗爭的重視。把李白從延安派往上海這一最高機密,知道的人肯定不多。而作為軍委電臺的實際負責人周維和黃有鳳是知道的,而來自于上海地下黨的電報也都是由周維或黃有鳳親自譯電并直送中央有關部門的。

  李白即為《永不消逝的電波》的電影主人公李俠的原型。隨后《星火燎原》雜志(1980年8月創刊號)即以《永不消逝的電波》為題發表了這篇文章。我在周維文章的結尾處加了一段話:“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描繪的可能不是李白同志,但他是千千萬萬個李白同志的縮影,他就是一個‘永不消逝的電波’”。同時加了一個編后附記:“作者周維同志系紅軍老戰士,曾任國防部某研究院副院長,已去世。此文是作者一九五七年撰寫。”

  這篇文章發表之后,全國許多報紙都作了轉載。有些報紙就開始把文章中的李白和電影中的李俠說成是同一個人了。

  我不知道《永不消逝的電波》這部電影,是不是就是在周維同志1957年撰寫《紅色電波》文章的基礎上加以改編的。這已經不重要了,但電影和這篇文章密不可分的聯系就這樣存續下來了。

1.webp (10).jpg

  后來北京郵電大學在校園里建立了由陳云同志題寫的“李白烈士”的塑像,鄧穎超同志并為塑像題詞。李白、黃有鳳、周維這些電臺工作者是當時中央和中央軍委領導一分鐘也離不開的人。但凡發給中央和中央發出去的電報,需要中央領導傳閱的,都是由他們親送。由于職業習慣,他們從不和人主動搭話,但當時的中央和中央軍委的領導沒有一個不認識他們的。由此可以看出,李白烈士的紀念碑,由兩位德高望重的中央領導給他題詞,可見李白與這些中央領導同志的革命感情有多深。

  上海郵電管理局為塑像撰寫了碑文。他們都是依照周維的文章作為根據的。在此之前,這些單位輾轉找到了我,跟我核實了李白烈士的相關歷史,并將碑文送我審定。為示慎重,我也找出了李白烈士的經歷資料,跟他們做了認真的比對。

  現將鄧穎超同志的題詞和李白烈士的碑文銘記如下:

1.webp (11).jpg

  鄧穎超同志的題詞是:

  “象我們大家所熟悉的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中所寫的原型李白同志,為了黨的利益,最后獻出了自己的生命,這些同志是永遠值得我們懷念的。”

  碑文為:

  “李白,湖南瀏陽人,1910年5月1日生,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4年參加長征,曾任班長、無線電臺臺長、紅軍五軍團無線電隊政委等職。1937年受黨中央派遣到上海從事與中央的秘密通信工作,出色的完成了黨交給的各項任務。在1942年、1945年和1948年曾三次被捕,在獄中經受各種酷刑,始終堅貞不屈,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的高尚品質,在上海解放前夕1949年5月7日,被國民黨反動派秘密殺害于上海浦東,時年39歲。李白烈士為黨、為人民,英勇獻身的革命精神永垂不朽!”

  《永不消逝的電波》電影和老紅軍周維所寫的《紅色電波》也都已經過去了六十多年,但電影和文章所講述的紅色故事正是習近平總書記要求“不忘來時的路”所要傳頌的革命精神。這種精神就像一束“永不消逝的電波”,永遠光輝燦爛,光照歷史,光照今天,光照未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