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中央日報》連蔣介石都不愛看,我們的報紙不要辦成《中央日報》

作者: 安崗口述、朱悅華整理 日期: 2020-07-08 來源: 《中國報業》 點擊:

  《總編安崗回憶三見毛主席》,1951年第一次見毛主席:《中央日報》蔣介石都不愿看,我們的報紙不要辦成《中央日報》。

1.webp (33).jpg

  1951年第一次見毛主席:

  《中央日報》蔣介石都不愿看,我們的報紙不要辦成《中央日報》

  建國初的兩年,中央文件不下發,每隔兩個星期,中央三大新聞單位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和中央廣播事業局的負責人就到中南海中宣部常務副部長胡喬木辦公室去看文件。

  1951年5月,又輪到看文件,那天去的人,有人民日報總編輯鄧拓、副總編輯安崗,新華社社長陳克寒、總編輯吳冷西,中央廣播事業局局長梅益、副局長徐邁進和溫濟澤。溫濟澤在《緬懷毛澤東》一書中寫道:“下午2點去了中南海,4點左右,胡喬木說毛主席要和你們見見面。我們一聽當然很高興,那時文件不多,不到4點半,我們就看完了。我們跟著胡喬木來到毛主席辦公和居住的菊香書屋。主席站在辦公室的門口,胡喬木一個個介紹,主席與大家一一握手。”

  寒暄了幾句,毛主席就轉臉向大家說:“請你們來,是想了解各方面人士和人民群眾對我們黨、對黨的政策有什么反映,有什么意見。”

  安崗記得毛主席辦公室陳設簡單,幾個舊沙發圍成一圈,靠窗的辦公桌上有一方硯臺,幾支毛筆,一個招呼人用的圓形按鈴,一只茶杯,一盤點心。

  毛主席說這是進城以后第一次同新聞單位的人見面。有些人毛主席在延安時就認識。毛主席是第一次見安崗,就問,你叫什么名字?安崗說我姓安。毛主席開玩笑說:“你是我們的安公子”。大家聽了都笑了。接著毛主席又問:“十三妹在干什么?”安崗說:“十三妹在抱小孩。”毛主席鼓著掌,連說好。(當時安崗夫人樊亢剛生孩子不久。安公子、十三妹是《兒女英雄傳》中的男女主人公)。

  氣氛一下子輕松起來,安崗的心也放松了。毛主席聽完鄧拓匯報后,說:“你們對那些全國有影響的知識分子,像張申府、焦菊隱等人,要多向他們請教。”毛主席說了一大串知識分子的姓名,最后提到呂叔湘、朱德熙兩位語言大師時說,要請他們多為報紙寫點文章。

  毛主席還說:“一張報紙要辦得讓人喜歡看。這是辦報人應該研究的一門學問。《中央日報》連蔣介石都不愛看,老百姓不喜歡,我們的報紙不要辦成《中央日報》,要辦成老百姓喜歡的報紙。”什么是老百姓喜歡的報紙?在城市里辦報又怎樣為農民服務?安崗覺得這是個問題,卻從未認真研究出答案。

  進城后不要忘了農民

  當時正值春耕時節,許多農民到小城鎮開辟肥源,如果當年在根據地辦報,開展積肥運動早登上報紙頭版頭條了。進了城,這個問題怎么辦?安崗向毛主席請教:“進城后,城市與農村是不是要并重,不能進了城,就忘了農村,也不能因為農村報道多,不去開辟城市報道。”毛主席聽了表示贊同,說進城后,不要忘了農民。要利用城市更好幫助農村解決問題,如肥料、農村人口就業等問題。說到肥料問題,毛主席建議在田間地頭搞個養肥的處所,把找到的肥料積攢在里面,用的時候很方便,不用從家里拿了。當時農民剛分了土地,毛主席認為光分了地還不夠,還應該讓農民富起來。

  大家談得很隨便。毛主席問得很仔細,從工人、農民、市民、學生、教育界、科技界、文化界、工商界、民主黨派,到國民黨起義人員,都問到了。毛主席正說著話,一位年輕同志撩起門簾走進來說:“主席,大軍區的司令員都在等您呢!”

  安崗以為毛主席的談話就要結束了,很有些依依不舍,不料毛主席對那位年輕同志說:“讓他們自己先談吧!”胡喬木悄聲告訴安崗,那位年輕的同志是毛主席的秘書葉子龍同志。

  5點多鐘時,毛主席興致還很高,這時有同志說要準備上晚班,還有人要去參加羅馬尼亞大使館的國慶招待會,就站起來向毛主席告別。毛主席也站起來說,你們還有晚上沒事的吧,留下幾個,我們再談一談。最后留下了鄧拓、安崗和溫濟澤。毛主席叫來勤務員:“小鬼,你告訴廚房加三個客人的飯。”

  公務員提來一個四屜飯盒,其中三個菜,一個湯,一個炒雞蛋似乎專門加的。又拿來一盆飯,一瓶紅葡萄酒。毛主席給每人斟了一杯酒,他說他只能喝一杯,要大家隨便喝。大家舉杯祝毛主席健康,不過都沒有喝干。

  安崗記得端上來兩盤紅燒肉,但毛主席沒吃紅燒肉,大家也都沒好意思吃。毛主席吃的是義利甜面包,用手掰著吃,也吃點小菜。后來安崗到北京一家專門做毛主席愛吃的菜的飯館,美美吃了一頓紅燒肉。

  大家邊吃邊談,毛主席問起大家過去的經歷,溫濟澤和鄧拓30年代初期在上海做過地下工作,談起那時在王明“左傾”路線下工作的一些情況。毛主席說當時我們的黨脫離實際,脫離群眾。他從歷史談到教訓說,我們現在一定要注意實際,一定要密切聯系群眾。我們進城了,今后要更加注意各方面的人對我們的意見,不僅要注意贊揚我們的意見,擁護我們的意見,更要多聽反面的意見,批評我們的意見,多注意把這些意見,及時反映給中央。臨走的時候,毛主席站起來,一一跟大家握手。安崗清楚地記得:“他的手很重,我被他握得很疼,但感覺很好。”安崗說這次會見鄧拓回來后沒有傳達,胡喬木也沒有再問。

  安崗當時不過三十出頭,受到毛主席接見,很興奮也很激動,在整個談話過程中,他一直目不轉睛注視著毛主席的一舉一動,直到分別時,才想起忘了帶采訪本,也忘了做筆記。

  安崗感覺當時毛主席很注重了解實際,很注意關心農民生活,很注意聽取不同意見。

  這次會見一個月后,1951年6月6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清華大學呂叔湘、朱德熙兩位先生的文章《語法、修辭講話》,每周刊登兩次。同時發表《正確地使用祖國的語言,為語言的純潔和健康而斗爭》社論。這篇社論由中宣部秘書室主任黎澍起草,胡喬木修改了多次。社論送回報社時,安崗正值夜班,他看到毛主席在送審小樣上作了多處修改,還在最后一段加了很長的兩句話,“我們的同志中,我們的黨政軍組織和人民團體的工作人員中,我們的文學家教育家和新聞記者中,有許多是精通語法、會寫文章、會寫報告的。這些人既然能夠做到這一步,為什么我們大家不能做到呢?當然是能夠的。”看到毛主席如此注重語法修辭,安崗對自己在語法問題上沒有下苦功夫深感慚愧。

  1960年第二次見毛主席:

  和8個代表團合影用了半天

  1960年10月中旬,國際新聞記者大會在奧地利巴登舉行,來自蘇聯、法國、越南、保加利亞、古巴、委內瑞拉、伊朗、以色列、黎巴嫩、印度尼西亞、芬蘭、厄瓜多爾、波蘭、匈牙利、羅馬尼亞、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墨西哥、秘魯、哥倫比亞、貝寧、希臘和南斯拉夫等61個國家的270名新聞工作者參加大會。中國派出11人組成新聞代表團參加,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副主席金仲華為團長,安崗為副團長、黨支部書記。出國前,中央幾次開會研究說,蘇聯要參加大會,能不能在會上結束“ 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這個說法。因為金仲華不是黨員,沒有參加會議,最后周總理對安崗說:這個任務就包在你身上了。安崗當時不知深淺,答應了。果然,這次大會上,蘇聯代表團以老大哥自居,想在社會主義國家樹立盟主地位。

  金仲華事先不知道中央意圖,大會上中國代表團出現了兩種聲音。蘇聯代表團說:你們是兩個中國,到底聽誰的?中國代表團經過辯論,大家覺得金仲華作為個人,有發表意見的自由,但事先要交換意見,求得一致,不一致的盡量不說。一些非洲國家代表也說:相信中國同志,他們有足夠的智慧統一意見。最后,中國代表團達成了一致,在大會發言中強調各國新聞工作者都有權維護自己國家的主權,公開申明“我們并不認為莫斯科是世界進步輿論的中心,各國都應該形成各自的輿論中心”。金仲華表示,“中國新聞工作者愿意幫助新獨立和爭取獨立的國家的進步新聞事業,以粉碎帝國主義新聞壟斷的枷鎖。”金仲華的發言贏得了“代表們長時間的熱烈掌聲”。

  經過激烈辯論和交鋒,中國的主張獲得許多第三世界國家新聞記者的贊同,最后寫入大會決議。

  大會結束后,中國新聞代表團邀請了7個第三世界國家的新聞記者團訪問北京。途經蘇聯,他們沒有停留,只吃了一頓飯。出國前,中央交給安崗兩個任務:結束“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說法,邀請第三世界新聞代表團訪華。這兩個任務安崗他們都完成了。

  中央對這次“新聞外交”很滿意。11月18日,毛主席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來訪的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厄瓜多爾、日本、墨西哥、秘魯等7個新聞代表團和古巴革命電視臺攝影記者何塞· 塔皮奧· 帕耳馬。并合影留念。當時安崗怕毛主席太過勞累,建議大家一起合拍一張照片。毛主席卻說:“合影有個誰排在前面,誰排在后面的問題,還是一個團、一個團的照吧。”因為非洲代表團不太懂中國禮儀,排隊用了很長時間,結果毛主席用了整整半天時間,才完成同8個代表團的一一合影。接見時周恩來總理、陳毅外長在場。陪同接見的還有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副主席金仲華,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康茅召,中國拉丁美洲友好協會副會長周而復。第三世界國家的記者感到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很尊重他們,能平等相待,都十分高興。

  當天晚上,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外長在人民大會堂設宴招待代表團,安崗出席作陪。11月19日晚,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舉行招待會熱烈歡迎代表團。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副主席王蕓生,書記處第一書記王揖,書記處書記安崗、李炳泉等作陪。

  1962年第三次見毛主席:

  “不要讓我學蔣介石”

  1962年,日共書記《赤旗報》總編輯土騎強率日本新聞代表團訪華,人民日報總編輯吳冷西陪同。毛主席接見前,吳冷西對副總編輯安崗、胡績偉說:看看毛主席去。安崗、胡績偉表示都愿意去。到了人民大會堂,安崗看到毛主席在沙發上坐著。毛主席只問了一句:“安同志,你今年多大歲數了?”安崗說:“我43歲了。”吳冷西說:“我才42歲呀。”意思是盡管安崗大一歲,但顯得更年輕一些。他們想多讓毛主席說些話,但毛主席再沒說什么。

  這次見到毛主席,安崗感到毛主席比50 年代初發胖了,臉有倦容,一支接一支地抽煙。

  毛主席在同外賓談話中,談到報紙要有知識。他說:“《光明日報》有一些知識,我喜歡看。沒有知識的報紙我不看。”毛主席表示他不大想看《人民日報》,說:“你們不要讓我學蔣介石,蔣介石是不看《中央日報》的。”

  后來,安崗向已是中共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的胡喬木作了匯報。胡喬木很重視,讓安崗找了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請他們在翠花樓吃了一頓飯,傳達了毛主席關于報紙要有知識的意見,請大家為報紙撰稿。《人民日報》專門開辟了有關知識的專欄。

  同時,《人民日報》盡力改善第一版的報道。1964 年12 月5 日,《人民日報》頭版用大半個版的篇幅報道了北京市干部參加運銷大白菜的消息,配發了短評,刊登了社員的來信。這組報道很有點聲勢,是安崗同北京市記者站的同志共同組織的。半個月后,12月20日,毛主席表揚了《人民日報》,說:“現在《人民日報》有看頭了,編者按也寫得好。大白菜也上了頭條,很好。要繼續努力。《解放軍報》、《中國青年報》有些短的、生動活潑的、思想性強的內容,要學習。”

1.webp (34).jpg

  安崗:1918年12月生于天津,原名安正元,筆名鄭遠。1936年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晉東南戰地動員委員會宣傳部部長,《勝利報》、《晉冀豫日報》總編輯,《新華日報》太行版副總編輯,新華社晉冀魯豫前線總分社社長兼新華總社特派記者,晉冀魯豫《人民日報》副總編輯,華北《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建國后,歷任《人民日報》副總編輯,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主任、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所長,《經濟日報》總編輯等。著有《安崗新聞通訊集》、《新聞論集》、《安崗新聞工作60年》等,1986年離休。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