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親自決策的新安江水庫創造了多少GDP?

作者: 秦明 日期: 2020-07-11 來源: 子夜吶喊 點擊:

  “新安江上要建大型水力發電站,我支持。但你不能僅想浙江,要為上海、江蘇、安徽作貢獻。那將是對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工業一個大推進。”——毛澤東

  文 / 秦明

  新安江水庫史上首次9孔全開泄洪的視頻這兩天在網絡上被刷屏,半小時的流量相當于一個西湖,場面頗為壯觀。


打不開?點這里>>>

  新安江這個名字對于大多數網友而言是陌生的,但提到國家5A級景區——千島湖,知道的人就很多了。

  千島湖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境內,在最高水位時擁有1078座大于0.25平方千米的陸橋島嶼,因而得名。杭州千島湖與湖北黃石陽新仙島湖、加拿大的金斯頓千島湖并稱為“世界三大千島湖”。

  據淳安縣旅游部門公布的數據顯示,到2015年的時候,千島湖旅游經濟收入就已經突破一百億;

  新安江水庫還提供著杭州以及上海部分地區等周邊城市約2000萬人的飲水供應,包括農夫山泉在內的多家食品飲料公司從千島湖取水;

  新安江水庫承擔了下游地區的灌溉功能;新安江水電站則承擔著華東地區電網調峰、調頻和事故備用等重要任務;

  此外,新安江水庫還對市場供應著大量的生態魚、生態雞……

  有人曾經做過一個粗略的估計,現在杭州每年直接從千島湖本身產生的GDP至少高達數百億。

  如果再算上新安江水庫大大減少了洪澇以及干旱災害可能造成的經濟損失,其間接帶來的GDP規模,就更加是不可估量的!

  歷史上新安江水庫蓄洪防洪的重要性究竟有多大,我們可以從一個方面間接看出來,在百度學術進行相關檢索,80年代以來以新安江為研究對象的相關專業學術文章多達數百篇。

  在一個“發展主義”至上、GDP為王的時代,不客氣地說新安江水庫哪怕是在人文社科領域,也是創造了大量GDP,養活了一批人的。

  然而,諷刺的是,這樣一個創造GDP的“全能王”卻是建造在一個GDP“低的可憐”的時代。

  新中國成立之初,毛主席曾多次到杭州考察,他在杭州主持起草憲法草案期間,非常關心錢塘江流域的防洪抗險及農田水利建設工作。

  錢塘江水系位于新安江下游,新安江水庫所在地原是一個非常平緩的地方,也是江南的魚米之鄉,徽商的必經之地;但是在舊中國卻是水患頻發,大大小小的洪水每年都要發生。

  興建新安江水庫最早構想產生于1936年,但腐朽無能的國民政府卻一直未能將其付諸實施;新中國成立之初,新安江水庫工程正式上馬。

  面對擺到案頭的最初提交的設計草案,毛主席既欣喜又有所不滿,他說,“新安江上要建大型水力發電站,我支持。但你不能僅想浙江,要為上海、江蘇、安徽作貢獻。那將是對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工業一個大推進。”(見《電力事業:新安江水電站建設與運營》第二章)

  于是,一個由毛主席親自決策、周總理親自關心指導的,兼具防洪防旱功能、可以解決下游杭州、上海等大城市供水供電,輻射周邊蘇浙皖的,更加宏偉的大型水利水電工程的設計藍圖正式出爐,國家決定在新安江-建德市白沙鎮建設大型水電站!

  1954年冬,在國家的統一協調指揮下,從上海、江浙調來的大批技術骨干組成的勘測設計院正式組建;1956年8月,施工單位開始籌建并進入施工階段;1959年9月,水庫建成開始蓄水。

  1959年,周總理視察新安江水庫建設時的題詞

  同步配套的新安江水電站始建于1957年4月,是新中國第一座自己勘測、設計、施工和制造設備的大型水電站,1960年4月第1臺機組發電。

  大壩壩高105米,長462米;水庫長約150千米,最寬處達10余千米;最深處達100余米,平均水深30.44米;設有9個泄洪口,工程按千年一遇洪水設計,萬年一遇洪水校核,建成至今完好無損地經歷了多次大洪水的考驗。

  由于水庫建成后海拔低于108米的地方將會淪為水域,國家決定將上游的淳安縣和遂安縣合并為新的淳安縣;水庫建成蓄水后,淹沒了兩座縣城,8個鎮,29個鄉,255家工廠,30多萬畝土地和27萬間房屋,全縣近29萬人離別故土,遷往浙贛皖等地重建家園。水電站的工程建設經驗和庫區移民安置政策,為后來包括三峽工程在內的大型水利工程興建積累了寶貴的經驗,被人們譽為“長江三峽的試驗田”。

  新安江水庫及水電站的建成,是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范例,是中國水利電力事業史上的一座豐碑、中國人民勤勞智慧的杰作。為國家建設大型水電站積累了寶貴經驗,也為國內多座大中型水電站輸入了大量人才。兩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潘家錚、以及柴松岳、葛洪升、孫華鋒、蘇立清、鐘伯熙等一批優秀人物,就是在新安江水電站建設工程中鍛煉成長起來的。這同樣為后世留下了一筆無可估量的寶貴財富。

  新安江水電工程有上萬人參與——戰嚴寒、斗酷暑,施工期包括準備工程在內共46個月。工程開挖土石方585.92萬立方米,澆筑混凝土與鋼筋混凝土175.5萬立方米,使用水泥34.75萬噸、鋼材3.62萬噸、木材13.55立方米,修建專用鐵路64公里。

  在物質條件并不豐裕的時代,這些都是非常巨大的投入,卻絲毫無法用GDP來衡量。但毫無疑問,新安江水電站真真正正是一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千年工程。

  事實上,今天很多非常有名的帶“水”、帶“湖”的風景區,都是毛澤東時代所修建的水庫。這些水庫在半個多世紀以來為人民的防澇防旱事業發揮了巨大作用,推動了新中國農業現代化的巨大進步,糧食總產量從建國初的1億噸,猛增到1978年的3億多噸。至今,這大大小小的水庫又成為一個個的旅游景區,為第三產業創造著巨量的GDP。

  1979年,“五五計劃”結束時,全國擁有有效灌溉面積7.3億畝,占世界灌溉面積的1/4,居世界首位;人均灌溉面積超過了世界人均水平。中國擁有1/4的世界人口,水力資源僅占世界的6%,大部分還是西部高原及山脈這些人跡罕見的地方,這真是一項人類的奇跡!代的水利建設和農業灌溉革命是無法用GDP來衡量的。

  70年代末分田單干以后,毛澤東時代的水利建設模式中斷了。單獨計算1949年-1979年這30年間的水利工程建設,靠國家和各級政府投入完成的工程體積為1083億立方米,靠群眾“記工分”完成的工程體積為2527億立方米,總計為3610億立方米。(見蘇拉密《制度性干旱》)

  3610億立方是什么概念,萬里長城的工程量是2億立方,三峽工程不過3億立方——也就是說在新中國的前三十年間,新中國水利建設相當于修了1800條萬里長城或1200座三峽,相當于平均明年40座三峽工程!

  但是,在記工分的時代,在計劃經濟國家投入的時代,毛澤東時代的水利建設和農業灌溉革命是沒法計入GDP的。

  三峽工程的總投入是2000多億,據此計算的話,毛澤東時代僅水利建設創造的GDP就達到每年至少8萬億!

  筆者記得海歸的自由派經濟學家陳志武曾經說過一段話,大致意思就是前30年計劃經濟時代只顧生產,不管生產出來的東西能不能變成財富,組織生產的不是資本,變不成貨幣(原話不記得了,大意如此)……他這個話是為私有化、資本化張目,但卻一不小心揭示了一個真相——就是毛澤東時代毛主席帶領中國人民勒緊褲腰帶搞建設,其實是為國家和人民積累了海量的物質財富的,而這些財富又無法用GDP來衡量。

  四十年過去了,毛澤東時代修建的很多水渠(特別是支渠、毛細渠)都荒廢了,干渠則成了房地產大躍進時代裝點城市的人工河和綠化步道;筆者家鄉在豫南的一個農村,90年代以前還可以通過1975農業學大寨建設的水渠灌溉,90年代以后就回到了靠天吃飯的光景,靠抽地下水種水稻,如今水井是越打越深了。

  至于近年來,很多地方干旱與內澇交替出現,也不能全怪“厄爾尼諾”吧?

  新安江水庫開閘泄洪之際,我們以此為例,稍加分析就會發現:盡管新安江水庫(千島湖)每年還在創造數百億的GDP,卻沒有精英把一分錢GDP計入建設這座水庫的毛澤東時代;他們反而瘋狂地指責毛澤東時代“窮”,指責毛澤東時代“耽誤”了他們——“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就是這些精英的真實寫照。

  修水利所能創造的GDP與修房子比起來的確不值一提。但當糧食危機再次光顧的那一天,精英們還有臉再指責毛澤東時代嗎?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