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德斌:應遏制社會信用管理的擴張沖動

作者: 江德斌 日期: 2020-07-15 來源: 紅歌會網 點擊:

  近年來,社會信用管理的觸角,已經延伸至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細化社會治理的同時,也引發人們對信用懲戒泛化的擔憂。隨著社會信用創新按下“快進鍵”,也不同程度地出現懲戒過頭、信用濫用等亂象。一些地方的信用建設,僅靠文件驅動,用“文件落實文件”;還有些地方將招商等納入信用評價,造成了較大負面影響。(7月13日《新華每日電訊》)

  市場經濟以信用為本,現代社會治理亦需要信用支撐。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打通各個部門的信息通路,將公民的相關信息數據歸納匯總,按照信用評價指標予以量化。可見,這其中最關鍵的因子,就是評價指標,究竟哪些符合社會信用體系,需要仔細斟酌考量,避免評價指標過多過濫,造成社會信用指標失真,淪為政府部門粗放式治理社會的“大棒”。

  除了常規的信用評價指標之外,各部門、各地方又增加了其它指標,諸如無償獻血、ETC欠費、“霸座”、闖紅燈、“常回家看看”、欠繳物業費、垃圾分類等,一股腦都塞進了社會信用體系,導致其成為一個無所不包的“大籮筐”,明顯有過度之嫌。一些地方還推出了“地方信用分”,比如宿遷的“西楚分”,杭州的“惠信分”等。這些信用評價指標,均將各種社會表現納入統計,直接與入學、就業、社會救助等掛鉤,令民眾陷入“信用大網”里。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是為促進民眾誠實守信,發展誠信社會,引導民眾遵紀守法,遵守社會道德。可據媒體調查、采訪顯示,超七成網民認為,信用概念有被泛化、甚至濫用之嫌,多數人不贊同失信懲戒泛化。事實上,社會上發生的一些不良現象、越界行為,本身就有相關的法律法規制約,只要依法予以處罰即可,沒必要再納入社會信用里。還有一些地方濫用失信懲戒制度,無限制擴張處罰邊界,甚至搞“株連”,亦導致懲戒失序,引起民眾的反感。

  目前,各地、各部門自行其是,將太多無謂的東西塞入社會信用體系里,導致信用邊界模糊,并存在表述錯誤、概念打架等問題,造成社會大眾的認知混亂,部分政府部門的濫權懲戒,不利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和發展。因此,有必要來個“急剎車”,叫停各地、各部門發布的信用法規、文件,并對各地社會信用體系進行逐一梳理,剔除掉不合理的信用評價指標,只留下必要的指標和數據。

  同時,要加快制定和實施全國性的社會信用法規,建立全國統一的社會信用體系,限制各地、各部門的權限。并以“負面清單”形式明確不該管什么,嚴格框定信用邊界,闡明信用獎懲措施的實施原則,讓信用治理不出格、不失當。如此,方能保障社會信用管理有序規范,真正發揮信用評價引導、治理社會行為的作用。

  2020.7.13

  新聞鏈接:http://finance.workercn.cn/33008/202007/13/200713074628699.shtml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