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火∶低分高能,客觀存在,山不在高

作者: 篝火 日期: 2020-07-15 來源: 紅歌會網 點擊:

  據中央教科院統計調查,恢復高考以來的3300名高考狀元,沒有一位成為行業領袖,筆者也有話說。再一次證明學歷不等于能力,高分低能事實。

  數、理、化、生物學科普遍進入學校還只是近代的事。這是基本自然知識的普及,使之成為常識,普提人們的文化素質。但在未普及之前的古代,少數中國人智者已掌握有自然科學知識,如勾股定理、九章算術、二十四節氣、古代二進制、四大發明……這些古人,肯定不能用學歷文憑來衡量他們,學歷文憑是自然科學知識普及以后出現的產物。而用一紙考題分數論英雄也是近代的事,亦是古代科舉模式的延伸,它起到了很大的歷史作用,但也隱舍含著很大的弊病,這種應試教育的弊端曾被毛澤東主席識破加以阻止,變革。

  筆者上學那時代面對的是全民所有制、集體化生活環境,政治導向的學習目的是為革命、為建設祖國而學。在這種氛圍下,有依靠感,不愁就業,因人能力差別各就各位,個人生活質量、品位的拚搏似乎就顯得不那么緊要,求學主要是為了學知識,相對而言個人身份的結果大都是自然而然的形成。而毛澤東主席用穿越千年歷史的眼光把脈教育弊病,倡導“知識份子勞動化,勞動人民知識化”,找到了治療教育沉疴的最優配方,也因此激發出了不少工農出身的創造型人才。人類有個乖癖現象,高尚的動力出高尚的人和事,低級的動力出低級的人和事。

  但改革開放后的私有化、去魂化,其資本主義金錢、個人至上觀念,潛移默化為學生的人生觀比舊中國私有制下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其大環境逼迫與去魂化的化合作用下,生存質量全憑個人力量去奮斗,那么就業成了每個人的人生第一要務;那么也就難免學習目的低級,上大學純粹是為了拼搏個人生存品位的就業,而不是主要為了求知。于是教與學都是急功近利,書山題海,廣種薄收,不求咀嚼,圄圇吞棗,力求將高考題類一網打盡,囊括其中,一切只是為了應付考題,只求答對題就行。那種高考前壯觀的撕書拋撒大戰,很形象地體現了改革開放后學生的學習目的,及應試教育極端性壓抑一朝得解放的輕松感。至于無那智力上大學的初中畢業生,打工也就只能干工地重體力活了。

  從小學、初中尤其到高三簡直是拼命,越拼越是名校,難道是為了把人人都培養成科學家么?顯然不是。知識越高級越抽象,先人智者發現、整理出來的各類知識已經夠后來的平凡學子費勁理解的了,何談人人都能推陳出新,熟能生巧?那畢竟是極少數有某種天賦的人,才會成為科學發明家、哲學家、政治家。所以學校培育出來的人注定多是知識運用型人才,而不是創造型人才,知識運用型人才這也是社會需要,創造型人才畢竟是極少數。但人類沒有創造型人才是不行的。

  問題在于,當今教育觀念不但無助于創造型人才的出現,而且有害。為什么高考狀元都龍頭蛇尾了?為什么名校神童少年班學子最終趨于平庸?而有建樹的多是非高考狀元、非神童、非學習尖子,這一客觀的反差現象大大地值得反思。

  筆者上高中那時,比筆者學習好的尖子生不少,筆者充其量只是中等稍偏上。甚至對化學反應方程式純粹聽不懂,上大學對英語聽不懂,記不下,可謂有點笨了。但在大學數學課上,我提問想到的問題尖子生們絕對沒想到,以致惹得轟堂大笑。后來一生的證明,那些高中、大學的尖子生們的見識是越老越庸俗,反被我甩在身后的知識境界距離那可不是一般地短。區別在于,我非既成知識的奴隸,而他們囿于書本知識,并且被歲月磨光,退化,聰明不等于智慧。

  筆者讀的書不多,連名人名句哲言就熟知甚少,但都讀在了點子上,何需讀破萬卷書?人類幾千年知識積淀,你也讀不完,腦GB無限,人的精力有限。書本知識是獲得知識的捷徑,但絕不是唯一的途經,同樣可以從實賤,從大自然天書里獲得。況且,紙上得來總是淺,實踐方知味更醇。

  曾經遇到一個化學本科畢業還在考研的年輕教師同行,與我辯論天體、事物問題,連他自己就不明白他的論據的局限性,那就是全是出自人云亦云,書云亦云的書本知識,而非出自于自己熟能生巧的心得體會。此人后來當了文教局副局長,再后來更平庸無聞了。

  又在筆者從教數學三十多年的生涯里,更是見過一種客觀存在現象,不少學習一般般甚至是差生但調皮的學生,出了學校進入社會,其生存適應能力、社會能力遠比當初的尖子生強多了去了,而見有尖子生進入社會卻處處吃不開,是高分低能。這真是一個有趣的現象。也見到尖子生大學畢業后回爐當教師,本以為這樣的人一定是教學骨干,不料會學不會教,講課十分差勁,誤人子弟。高分低能。倒見有那半拉子教師十分會講課,差班就被他教成好班。低分高能現象不僅是有趣,更發人深醒。

  這說明單憑一紙答卷考分并不能衡量出一個人的實踐能力。考分高并不代表一個人什么都高,那只是一個片面的長處,尖子生當然有聰明出眾的一面,但這種聰明往往反被聰明誤,書把他讀笨了。理論不等于實踐,某類差生雖然不如尖子生會答卷考試,但知識對他形成了一種潛移默化的熏陶作用被吸收并發揮,準確地說,這才是教育應該講究的宗旨與目的。愛迪生小學文化程度,發明了燈泡;華羅庚,原初中畢業;魯迅,中等醫專;毛澤東,師范文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凡此種種,為什么會產生此種反差現象?高分低能,低分高能?這說明僅以考分論英雄是極不利于創造型人才孵出的。現今中國的教育教的是知識的奴隸,而不是教作知識的主人。資本主義私有化迫使學子拼搏就業品位成為人生當務之急,而去魂化之金錢、個人觀念至上導致學習目的低下,四十多年改革開放,誘使人追求平庸低俗為榮,壓制真才實干,樹立投機取巧、造不如買的人生觀,又如何出得了創造型人才?

  要盤活當今這盤教育僵局,死局,還是要走社會主義路,在此土壤上,用毛澤東主席創見的一招:知識份子勞動化,勞動人民知識化。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