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誓死捍衛公有制

作者: 水根 日期: 2020-07-13 來源: 烏有之鄉 點擊:

  朋友和同事們經常問:“你為什么如此熱愛中國共產黨、崇拜毛主席,為什么如此贊美社會主義、堅持公有制?"我不加思索地回答:“父親深深地影響了我。"父親先將他的善良友愛、熱情溫柔、率真正直的先天品格遺傳給了我,然后將其思想感情、原則立場、理想信念、道德信仰、世界觀和人生價值觀等,通過言傳身教轉移給了我。我在生理、心理、精神靈魂等方面都接受了他的沐浴洗禮,當然我并非簡單地復制他的一切,而是有自己的獨異性。但是先天的強大遺傳功能和家庭天長日久、潛移默化的熏陶,在我身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這是我無法否認的。

  父親是一名老共產黨員,總共四十多年黨齡,是典型的毛澤東時代農村老干部。他有堅定的馬列毛信仰、崇高的共產主義信念,對革命工作極端負責,對無產階級事業充滿信心和激情,對農民兄弟感情深厚,經常給予他們熱心友好的鼓勵和真誠無私的幫助。我家原住樂平縣鸕鶿人民公社鳳凰山墾殖場韓家大隊,但由于父親工作關系,全家遷居本縣文山公社,一住就是十幾年。父親在文山公社當普通干部,母親在當地墾殖場養豬養雞,大哥大姐在當地讀小學,另三位姐姐年齡尚幼,而我最小的哥哥和作為幼子的我還未出生呢!我大伯非常掛念他親弟弟,一次次召喚我父親回家鄉。父親感念手足情深,又懷戀父老鄉親,于是請求調回了鸕鶿公社韓家大隊,被任命為支書。由于他清廉踏實、任勞任怨,尊重領導愛護百姓,和藹可親善良友愛、通情達理,因此父親臨走時,文山公社眾多干部和社員都來送行,依依不舍淚光閃閃。

  來到自己的家鄉山村工作,父親更是如魚得水,很快開創了生動活潑的局面。他公正無私、嚴于律己寬以待人、處處以身作則,深得全村社員敬戴。他每天忙個不停:公社經常有事召喚他,上面各部門來人找他,生產大隊事無巨細離不開他,老百姓家長里短、矛盾糾紛調解更需要他。小時候我記得,父親經常天蒙蒙亮就出去,夜里很晚才回來。父親既是村領導干部,同時又是一位普通百姓、地道的農民,經常親身參加體力勞動,率領社員進行農業生產、學習勞動標兵。父親的時間精力主要花在安排大隊的集體經濟生產方面。農村工作千頭萬緒紛繁瑣碎勞神費力:布置水稻栽種管理與收割,更新添補農業器具,規劃農田水利建設,給生產小隊長下達任務指標,傳達上級精神,響應黨中央和華主席的偉大號召,積極謀劃農業大機械化生產,鼓勵大家大干快上力爭上游、為國家多獻公糧和禽畜,爭取獲獎奪旗、沖出公社走向全縣,還有財務管理、政治時事學習、民兵軍事訓練、征兵送兵、農民夜校文化掃盲、衛生防疫,重大節日布置演戲放影、開展文體活動,召開表彰大會等,可謂夜以繼日、廢寢忘食。但是父親總是興高采烈精神勃勃斗志昂揚。偶然某個晚上有空,他就給我們兄弟姐妹講革命故事、讀毛主席語錄、猜謎語等,寓教于樂談笑風生。哎,真是一條不知疲倦的老黃牛!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一九八一年春天,他的精神氣竟一下子垮下來了。原因是鄉政府(不再叫公社)下達命令:農村分田單干,生產大隊和小組全部解散,農業集體改為個體經營生產,社員改稱村民,生產大隊改稱村委會村公所。面對突如其來的災變,父親如遭五雷轟頂、不知所措,良久才囁嚅著對傳達命令的鄉干部說:“這恐怕不好吧?田四分五裂切成小塊,將來怎樣實現機械化?社員們各自為戰各謀生路,豈不人心渙散了?再說,農具、耕牛、牛棚、倉庫等怎樣分開?"鄉干部空洞而毫無底氣地安慰道:“韓書記放心吧,車到山前必有路。"父親不甘心地又問:"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天之靈會不會答應?華主席對此事怎么說?"鄉干部臉色驟變、大聲呵斥:“毛主席早已去逝,華國鋒剛剛下臺,現在是鄧大人當家做主。你究竟聽誰的?我奉勸你:不要刻舟求劍、錯認時務、誤判形勢,犯下重大政治錯誤、丟掉烏紗!”

  然而令人驚異的是,父親真的以扔掉烏紗帽的彌天大勇,誓死捍衛生產大隊集體農業。他不但拒不執行鄉長命令、遲遲不開展包產到戶的工作,而且苦口婆心勸社員們繼續留在生產隊組,維護農田集體經營模式。父親的同事、村主辦會計大為不滿,吵著要盡快分田單干,并把我父親的消極表現報告給鄉里。鄉長書記指給我父親兩條路:要么馬上分田,要么立即辭職,不換思想就換人。父親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為捍衛毛主席創立、華主席堅守的農村公有制、保護生產大隊集體經營,而付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父親憤然辭職后,會計立即走馬上任、榮升至村支書,沒過幾天便指揮決戰:轟轟烈烈地分田單干包產到戶,以沖天豪氣摧毀全民集體公有制的長堤大壩。

  父親未能力挽狂瀾,氣得大病一場,青年時代受過傷的胸口又裂開了一次。病愈之后他元氣大傷,再沒有以前的健康身體和良好的精神狀態。他辭職后一度賦閑在家,天天唉聲嘆氣、傷感淋漓地呼喚著毛主席。一年后村長來我家問我父親:是否愿擔任韓家油坊的會計?因為原會計升任鄉干部去了。我以為父親會一口回絕,因為這官職比他主動辭掉的支書小很多呀!沒想到他很痛快地答應了,次日便打點鋪蓋住進了油坊舊屋。

  韓家油坊俗名又叫韓家油榨,是全民所有、村辦集體手工廠,屬于名副其實的公有制單位。韓家及附近鄰村的村民,將一年到頭收獲的芝麻和油菜籽整存于油坊倉庫,然后在需要時來兌油吃,每次兌一斤到十多斤不等。芝麻油叫麻油,菜籽油叫香油,那個年代和世道人心、那種工場、那類原料精工制作出來的東西,真本實料、香飄千里,食之滿口柔爽鮮美、余味悠長,還可以點著火、當燈燭使用,遠非現在各種弄虛作假偷工減料、有毒無營養、味同嚼蠟的食油可比。特別是韓家油坊的食油,更是香鮮可口、遠近聞名。油坊會計、經理兼打雜的職責是:收存芝麻和油菜籽、記賬、兌油并統籌安排油坊職工定期榨油。父親上任前,長期以來不知什么原因(管理不善或者……)韓家油坊的經濟效益不怎么好,作為消費者的村民也不太滿意。

  在全鄉范圍內,韓家油坊是農村私有化改革進程中唯一多年尚未被拆散的公有制企業,父親對它視若珍寶、倍加珍惜呵護。他履職后,立即重整賬目、加強管理、團結工人、戮力同心,不到一年時間,便將一個星光黯淡、勉強掙扎的手工廠搞得紅紅火火。更難得的是,他還博得了村民們的一致好評,因為他兌油時公正無私、一絲不茍,從不讓村民吃虧、從不尅扣大家的斤兩。在他精心經營下,食油的質量產量和芝麻菜籽的出油率都有很大提高,油坊創收、村委會獲利、村民們更得到了實惠。父親人人平等老少無欺不分故疏,即使向家人親友兌油,也無絲毫偏袒照顧。他從不拿公家東西回家,從不用油坊里的食油、芝麻菜籽等做人情、送親友。他鐵面無私、不畏強權,決不允許任何村干部以村委會名義取油送上級,即使村支書批條子,他也不買面子。由于他太剛硬古板,某位自私自利、嫉賢妒能的村干部想撤換油坊會計,卻無奈找不到一條正當理由和一個合適人選。另因其他領導反對,換人一事就暫時擱置,父親在有驚無險中繼續當他的油坊會計、經理兼打雜工。

  后來,那位想撤我父親的干部成為村里主要領導,得勢后首件事就是召開支部會,討論韓家油坊私人承包問題。他振振有詞滔滔不絕地分析闡述:這是改革開放的需要,任何人擋不住歷史前進的滾滾潮流,只有改革才有出路,只有私人承包才能增效創收、前景光明。他強制村委會通過決議后,派人到我家通知,并答應我父親也可以申請承包、參與公平競爭。父親嚴辭拒絕,并立即到村委會同領導們據理力爭。他還說服了村里一些油坊老職工、干部、退伍老兵、村小學老師以及德高望重的老農民,邀請他們并肩戰斗。為了維護全體村民利益,保住村辦集體企業,捍衛毛主席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為村里留下的最后一項公有制成果,我父親算是拼了老命,把事情捅到了鄉里縣里。鄉領導對我父親以前反對包產到戶記憶猶新、非常不滿,因此這次一致同意韓家油坊由私人承包。幸好縣里一位具有左翼思想的關建領導持不同意見。上級為此事專門成立調查組,開赴鸕鶿鄉韓家村展開專項調查與調解。調查完成后,中共樂平縣委作出重要批示:“鸕鶿鄉韓家村辦油坊管理嚴密、賬目清晰、工作有條不紊,經濟效益良好且村民滿意,不宜私人承包。建議繼續保留村辦公有制,保護該村唯一的全民集體企業。"終于勝利了!父親激動的手舞足蹈、熱淚直流,摟著我又哭又笑,猶如一名天真的孩子。兩名村干部來我家宣布此消息時,滿臉陰云密布、嘴唇咬得紫烏,似乎我父親欠了他們的賬不還。臨走時站在門口,其中一個附在另一個耳邊輕聲說:"村長別急。這老頭身體很不好,看來活不久了,到時候我們再從長計議。”

  這句惡毒詛咒果然成真。兩年后農歷臘月冬天即公歷一九八九年一月底二月初,由于傷寒和積勞成疾,父親胸病復發。但他忍著巨痛,帶病堅持工作。我們不時看見他躲在一邊,手捂胸口、全身劇烈抽動,滿臉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滾。母親和兄姐都勸他休息幾天,或干脆辭職養病。脾氣一向好的父親卻用雙眼瞪視他們,怒聲道:“你們知道什么!"只有我默然無語,似乎懂得了什么,似乎又不懂什么。熬過年底和正月,父親病稍稍好轉,工作更加投入了,似乎在用生命給某東西下賭注。然而國慶節后,父親胸病劇烈惡化,終因胸口堵塞、呼吸猝斷,在當年秋天一個陰暗的清晨,悄悄地、永遠地離開了我們,離開了他心愛的全體村民、農民兄弟。

  父親去世后,一位稍通文墨的村干部繼任會計之職,不到一年韓家油坊便虧損巨大。村領導再次召開會議,終于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油坊承包給私人,老板就是現任油坊會計、那位村干部。至此在韓家村,我父親用生命和鮮血捍衛的經濟公有制終結了,用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墊基澆鑄、用疾病之軀苦苦支撐的社會主義經濟高樓大廈傾倒了。這是繼東方紅漁庫、大洪山石灰廠、陽臺山林場倒閉以來,最后一個被私有制魔鬼吞噬的本鄉本土全民公有“國企",也是全鄉唯一的優秀村辦手工作坊。那位村干部獲韓家油坊承包權后,立即由原來的巨虧變成大賺(由此可猜出原來虧損的真假,錢去了哪里)。他一家獨步天下,借助于我父親手中公有制的良好運營慣性和口碑,開頭幾年倒也賺得盆滿缽溢、眉開眼笑。但是好景不長。他為人刻薄、心胸狹窄、狗眼看人低、兌油尅扣嚴重,得罪了絕大部分村民。后來我父親手下的一名高級職工、原村辦韓家油坊負責榨油的一名師傅,在自己家里辦了一個油榨廠,與那位村干部兼承包商分庭抗禮。后者因坐享其成、不思進取、缺乏創新,更因名聲掃地、缺乏人脈而很快敗下陣來。這回是真的連年虧損,他連忙向村委會哭訴,要求提前解除承包合同。他上面有靠山,誰敢得罪他?于是村領導們被迫又開會決定:賣掉廠房、機械和一應物資,注銷韓家油坊這塊招牌。結果,廠房舊屋及地基被油坊附近一家村民收購,用來拆毀并建新樓房;廠內機械工具以極低價格賣給競爭對手;廠內芝麻、油菜籽和成品油等眾多物資不翼而飛、無人過問、不了了之。可悲!毛澤東時代創立、華國鋒時代堅守、我父親誓死成功捍衛的韓家油坊,這個光輝神圣的公有制村辦企業,全民集體享有的香甜鮮美碩果,終于連同地基和名稱,在資改開中煙消云散、精光干凈了。不知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天之靈對此怎樣嚴厲批判?下臺后的華主席怎樣義憤填膺、搖頭嘆息?我父親九泉之下又怎樣痛心疾首?

  父親如此熱心生產大隊集體農業、堅決反對分田單干,如此精心管理和日夜守衛韓家油坊,源于一名老黨員的黨性原則、對毛主席的無限愛戴、對中國共產黨的無比忠誠、對共產主義事業的執著追求、對無產階級勞動者特別是對農民兄弟利益的堅決維護。他任油坊會計的那幾年,我正讀高小、初中和中專小師范。廠里收存芝麻和油菜籽的繁忙季節,或者老爸去鄉里開會時,如果我在家,都會去油坊幫點小忙。父親再三交待我,收菜籽芝麻時務必弄干凈,以免影響出油率和質量,兌油時量筒要端平、油要滿溢,以維護村民利益。收存工作告一段落后,父親的前屋會計雜務稍稍空閑一點,然后輪到后屋的榨油工人忙開了。這時期我就同我的一些小伙伴去那里玩,看工人們炒芝麻和油菜籽、榨油、出油,感受他們熱火朝天的工作和生活。父親身體欠佳時,我們兄弟三人晚上輪流去陪他睡覺,因為他從不離開油坊半步和一個晚上。由于他勤勞有效管理和廉潔奉公,因此去逝時給韓家油坊、村委會和村民們留下了豐厚利潤和豐富的物質遺產。至今絕大部分村民都懷念感激敬佩他,當然也有少數人對此嗤之以鼻:“韓旭坎這老頭太愚蠢古板了,竟然給公家留下那么多東西,既不知道往自己家里拿,又不知道給領導留子。"可是,我要為父親的“愚蠢和古板"點一萬個贊!

  父子倆都喜歡看書,我經常趁空在油坊書櫥里翻閱父親的革命故事、戰爭小說、毛主席文選及其他政史文化方面的書。一次我讀到一本《黨員必讀》,立即被吸引住了。當時我不十分清楚那是一本什么書,現在回想起來,那其實就是八一年鄧大人指示編寫的《黨的歷史若干決議》。里面有時毛主席的尖銳批評:“他逐漸變得驕傲起來,日益專制,開始凌駕于黨中央集體領導之上,嚴重破壞了黨內民主。"還有對文化大革命的徹底否定,對毛主席發動文革的動因理由的詳細嚴厲批判。這些文章雖然令我心里不舒服,我感覺到毛主席不是書上批判的那種人,但是我想不出什么話來反駁,又禁不住不去看這本書。這樣的有關政治立場、意識形態和思想理論文章對一名青少年來說,太沉重、太深奧了。后來父親發現了我偷看這本書,竟一把搶了過去,平生唯一一次阻止我看書。后來這本書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當我好奇地詢問原因時,父親搖頭回答:“小孩子家太嫩,好多東西看不懂,不能判斷是非。"此外他什么也不肯多說。父親去世那年,中國發生了兩件大事:一件是反貪腐反官倒八九六四運動,一件是通貨大膨脹。對于第一件事,當聽說鄧公派軍隊用坦克碾壓青年大學生和教授時,父親無比震驚、不敢置信:“哎,這是怎么回事?多么年輕可愛的生命!毛主席呀,您親自發動群眾革命、領導學生運動,現在卻有人害怕群眾革命、鎮壓學生運動。"對于第二件事,父親不斷搖頭嘆息:“物價飛漲,老百姓怎樣活呀!"最后,他帶著對毛主席的無限懷念,對生產大隊的無比痛惜與追戀,對韓家油坊的不祥預感,對青年學生的深切同情,對村民生活的深深憂慮,帶著那么多的疑惑與不滿,于當年十月底含恨去世了。

  一個發生于生前、一個反彈于身后,父親畢生兩次驚天動地的抗爭最終失敗,既是他個人生命的悲劇,更是全村人民全體社員的不幸。如今每當大家品嘗著分田單干和油坊承包并最終消亡帶來的種種惡果時,比如農田荒蕪板結、面積銳減、大米食油等農產品中農藥化肥除草劑劇毒過量、農業破產導致農民們背井離鄉外出打工等,便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父親的忠言勸誡,想起他同私有化鄉村官僚們的血火淚風云斗爭,不由感慨萬千、追悔莫及。父親誓死捍衛公有制、保護勞動人民利益的英雄氣概,悲壯激烈、無私無畏、雖敗猶榮。他始終堅持一名中共老黨員的黨性原則,堅守做人的道德良心和正義良知,不負黨的悉心栽培和毛主席的殷切期待,同時也在我幼小的心靈沃野中早早埋下了一粒革命的種子,在我滾燙的胸膛熱爐里擦亮了一束紅色火苗。我寒窗苦讀十幾載,之所以未變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書呆子或三觀不正、六親不認的無恥小人,未染上功名利祿的市儈小資思想,未蛻化為狹隘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未同官僚資本精英集團、反動公知同流合污,未走上怨黨恨國、崇洋媚外的白專道路,很大程度上歸功于父親的影響。多年來他忙里偷閑、不厭其煩、激情澎湃地用共產主義信仰、毛澤東思想、愛國主義精神和勞動人民的情懷,對我諄諄教導、啟發熏陶與澆灌。我深深地感激與欽佩父親,并決心向他學習: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誓死捍衛社會主義公有制,將無產階級的輝煌壯麗事業進行到底!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女主播椅子上直播自慰高潮,亲爱的好湿我想要你,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