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消費熱情回升與提振內需經濟就會復蘇?

作者: 迎春 日期: 2020-07-15 來源: 紅歌會網 點擊:

  最近看到兩篇有關經濟形勢的報道,一篇是《消費熱情回升,經濟復蘇可期》,一篇是《下半年經濟熱啟動提振內需擔剛穩增長》,按照報道的說法,似乎人們的熱情一上升,再采用一些措施,我國經濟就能夠回升。這說明作者滿腦子現代西方經濟學,一點科學的經濟學知識都沒有!

  一,所謂的“消費‘熱情’回升,經濟復蘇可期”

  《消費熱情回升,經濟復蘇可期》的報道說:“從中央到地方,各種促消費政策不斷加碼,居民的消費信心正在回升。近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二季度城鎮儲戶問卷調查報告顯示,傾向于‘更多消費’的居民占23.4%,比上季度上升1.3個百分點。相信隨著市場消費熱情的回升,下半年經濟復蘇將獲得更有力的支撐。”

  先說說“消費熱情”。

  什么是消費?消費是物質資料再生產的一個環節,是消滅生活資料產品。只有消滅了產品,再生產才能繼續進行。這是經濟學的基本常識。消滅生活資料的產品,完全是一種物質運動,沒有什么“熱情”可言!

  現代西方經濟學的內容,根本就沒有再生產的部分,不懂消費。

  任何社會的物質生產都包括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等。生產的物質產品只有最終得到消費,再生產才能繼續進行。生產的糧食,在人們吃了以后,才能繼續生產;當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人們為了防疫需要口罩。生產口罩以后,只有消費了口罩,生產才能繼續。

  有人會反對這種觀點,說現在人們用肉眼都可以看出,我國的空置住房很多,沒有人住,但是,房價還在上漲,說明大量住房沒有消費,仍然繼續生產,表明生產出產品要消費以后才能繼續生產的觀點不符合實際。

  生產了大量房屋沒有人住,仍然繼續蓋房,這種現象我國封建社會沒有,新中國的毛澤東時期也沒有,是改革開放以后出現的現象,可見是特定社會條件下的事實,是一定社會形式下才會存在的事實。

  我們這里講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再生產各個環節之間的聯系,是指抽象了社會形式的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是再生產之間的“一般”關系。這里的生產、消費,既不是封建關系下的生產、消費,也不是毛澤東時期的生產、消費,更不是改革開放以來的生產、消費,而是抽象了社會形式的“一般”的生產、消費關系。當前我國流傳著一句話:“房屋是用來住的,而不是‘炒’的”。這里所說的“住”,就是指“一般”的消費;而不是“炒”的,則是指當前我國社會形式下的特定事實。

  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作為一種經濟關系就是要增殖,即“錢要生錢”。資本進入流通領域,必然要“炒”商品。所以出現了“姜你軍”、“蒜你狠”等等,姜、蒜都會成為“炒作”對象;股票、債券也是“炒”的對象;住房這種昂貴、耐用的消費品,更成為資本最好的“炒”作對象。大量空置住房的條件下,仍然繼續不斷蓋房,是資本主義社會形式下的必然現象。這不是“一般”生產與消費之間的內在聯系,而是資本主義社會形式下的生產與消費的特定事實。當我們探討生產與消費“一般”關系時,不能被資本主義特定社會形式所迷惑,必須抽象掉資本主義的社會形式。

  生產的物質產品,只有經過流通、分配,最終消費掉了,再生產才能繼續,這就是再生產“一般”之間的內在聯系。

  生產與消費之間的這種內在聯系,是一種物質生產和再生產的聯系,它沒有“熱情”,也不可能“回升”。所以說,講什么“消費熱情回升,經濟復蘇可期”,是沒有科學經濟知識的錯誤判斷,是運用現代西方經濟學闡述我國經濟問題的一種表現。

  二,消費怎么成為了生產的組成部分?

  現代西方經濟學理論更荒唐的是把與生產對立的消費,認為是生產的一個組成部分。

  筆者反復批判過國內生產總值指標,主要是指出指標抹殺了經濟與政治、文化的界限、混淆了生產、流通的區別等。這里更要指出國內生產總值指標把與生產對立的消費,作為生產總值的一個組成部分:把國內生產總值分為最終消費、資本形成總額和貨物和服務凈出口三部分的錯誤。

  前面說過,說生產與消費的關系,是指再生產“一般”中生產與消費的關系,是抽象了資本主義社會形式的生產與消費的關系。生產的產品被消費了,再生產才能進行。而現代西方經濟學理論指導下的國內生產總值指標,在它的支出法中,竟然把消費(被稱為“最終消費支出”)作為生產的一個組成部分,與資本形成總額以及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并列。這種生產指標是資產階級賺錢理論的產物,混淆生產與賺錢的區別,根本不懂消費。

  資產階級經濟學家運用賺錢的眼光看待經濟,把商品賣得出去與賣不出去、能否賺錢視為生產。因此,生產就是賺錢、收入,商品賣出去就是生產。按照這種標準,把賣出生活消費品叫做“最終消費支出”;形成固定資產的就叫做“資本形成總額”;把賣給外國的商品叫做“凈出口”,消費不僅不是與生產對立,而且成為了生產的組成部分。現代西方經濟學中“偉大創造”的這個國內生產總值指標,實際上是經濟學中的最大錯誤。

  在批評國內生產總值指標的生產法時,我們指出這種理論混淆了物質生產與政治、文化活動的界限,抹殺了生產、流通和消費的區別,把有貨幣收入的統統列入生產指標之內,是一個嚴重的錯誤指標。這里要進一步指出,這種理論不僅不懂什么是物質生產,也不懂什么是消費。消費是消滅、磨損物質生活資料產品,是再生產中與生產對立的環節,沒有消費就沒有生產。

  消費就是指生活資料的消費,生產資料的消費,屬于生產領域內部的過程,不包括在消費之內。可見,消費就是生活資料的消費,根本不可能成為生產的一個組成部分。把消費作為生產組成部分的國內生產總值支出法,是由錯誤理論產生的荒謬指標。不懂消費了生活資料,再生產才能夠在原有的規模上進行再生產;只有具有更大的消費能力,才能使生產在更大的規模進行,就是通常所說的經濟發展;而消費達不到原有的水平,生產規模就要縮小等,就是西方經濟學里所謂的“衰退”。可見,消費是經濟發展中的一個重要環節,而現代西方經濟學就是不懂什么是消費。只有理解了消費以及消費與生產之間的聯系,才可能懂得什么是生產過剩。由于現代西方經濟學不懂什么是消費,因此,也沒有生產過剩的概念,永遠也不可能理解經濟危機的本質。

  三,“內需”能夠提振得了嗎?

  《下半年經濟熱啟動 提振內需擔綱穩增長》的報道說:“下半年多路并進提振內需,仍將是穩增長的重中之重。隨著更大力度政策加快落地,下半年經濟增速有望逐季回升。”說得多么具體!“經濟增速有望逐季會升”?而且還是“熱”啟動!

  當前,我國的新冠肺炎疫情剛剛控制住,長江流域又爆發大洪水災害,三季度的經濟能不能增長成了問題,“逐季回升”被打了個大問號!反正吹牛不用上稅,而且可能受到獎勵,盡管說好聽的就是了!

  內需是人們想“提振”就能夠提振得了的嗎?長官意志有那么大的能耐嗎?沒有!不然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過剩經濟危機早就被“熨平”了!

  自1825年資本主義爆發經濟危機以來,周期性的經濟危機持續不斷。資產階級的政治家、學者千方百計地“熨平”危機,采取了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種種手段,妄圖“熨平”危機,但是,盡管危機的形式有所改變,生產過剩的經濟危機仍然周期性的爆發,2008年的債務危機就是最近的一次。可見,人們的主觀意志、政策措施不可能決定經濟的發展趨勢。報道作者的判斷也只能是主觀的一廂情愿。

  當前我國實行的是雇傭勞動經濟制度,工人是出賣勞動力商品的無產者。勞動者所得的工資,是勞動力商品的價格,僅能夠維持勞動力再生產,而且還經常面臨著勞動力商品賣不出去——失業的困境。因此,“群眾的貧困和他們的有限的消費”(馬克思語),成為了“提振”內需的最大阻礙,在我國的具體表現,首先就是6億人口的月收入只有1000元。

  經濟制度決定了消費能力(即所謂的內需)不可能“提振”,即使是增加貸款、發消費券等,也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內需不振”的事實。

  當前我國的消費,是資本主義社會形式下的消費。人們只有具有購買力才能購買生活消費品,不是共產主義社會的“各取所需”。而廣大勞動群眾依靠工資收入,購買力受到經濟制度的限制,不可能按照主觀意志“提振”。因此,所謂的“提振內需擔綱穩增長”,不過是一句空話、夢話而已!

  四,歷史唯心主義還是歷史唯物主義?

  發消費券、增加貸款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激起“消費熱情”,但是,這種“熱情”不可能持久,相反,是物質的消費能力決定消費熱情;“內需”不振,也不是長官們主觀想怎么“提振”就“提振”得了。

  西方經濟學在我國占據統治地位以來,它的唯心主義哲學基礎也隨之占據統治地位,唯物主義的實事求是科學方法幾乎完全被拋棄。寫文章、報道不用占有大量資料,不用研究事物的本質及其發展客觀規律,只要隨意找幾個數據,按照主觀的意愿就可以寫成。這種歷史唯心主義的泛濫,比某個錯誤觀點的危害性更大。我們不僅要批判現代西方經濟學的理論,而且要清除現代西方經濟學唯心主義的哲學基礎。

  附錄:

消費熱情回升,經濟復蘇可期

  盡管國家統計局的上半年宏觀經濟運行數據尚未出爐,但多項已公布的經濟指標顯示中國經濟加速復蘇的跡象。不少專家認為,疫情對生產供給的影響已逐漸消退,如何進一步提振需求成為經濟下半場的一個關鍵問題。

  上周,國家統計局公布了6月份全國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和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數據。6月份CPI同比上漲2.5%,上半年CPI比去年同期上漲3.8%;6月份PPI同比下降3%,上半年PPI比去年同期下降1.9%。

  從CPI數據來看,環比繼續下降,低于預期。市場分析認為,居民消費價格趨于平穩,表明疫情對供給端的影響已經逐漸消退。走出了U字形的PPI數據,更直觀地反映了生產的好轉。6月份,連續多月低迷的PPI數據由降轉升,結束了連續4個月的環比下降,同比降幅也在收窄。

  在上周中國人民銀行舉行的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上,人民銀行新聞發言人周學東表示,從金融運行看,前期的各項數據也顯示經濟發展逐步回歸正軌。

  初步統計,2020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20.83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6.22萬億元。6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213.49萬億元,同比增長11.1%,比上年同期高2.6個百分點。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2.09萬億元,同比多增2.42萬億元……上半年,多項金融指標創下新高,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

  對此,多位專家分析認為,多項金融數據保持高點高增長,既有信貸環境寬松、金融支持實體效率提升等因素的影響,也反映出市場主體活躍度在提升,企業和居民的信貸需求獲得修復。

  “應該說是實體企業的資金需求增加和金融支持力度加大兩方面共同作用的結果。”據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阮健弘介紹,近期對全國300多個地市的信貸需求調查顯示,企業信貸供需兩旺,金融機構審批貸款的提款率上升比較明顯。

  雖然6月份生產、消費、投資等數據尚未出爐,但前5月的數據已經表現出了明顯的恢復態勢。在疫情影響下,生產部門表現出較強韌性、恢復較快,接下來需求端有何表現,成為各界關注的一個焦點。

  “要實現經濟正增長,有兩點非常重要:一是充分發揮我國巨大的市場優勢,推動消費和投資恢復正增長,恢復出口和進口。二是要充分發揮新經濟新動能的作用。”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社會數據研究中心主任許憲春表示。

  在需求端,消費作為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被認為是決定經濟復蘇的關鍵。目前,消費市場正保持復蘇態勢,市場銷售已連續3個月降幅收窄,大類商品汽車銷售出現復蘇,各服務行業商務活動指數也陸續站至榮枯線以上。

  但市場期待的“報復性”消費還沒有到來,1~5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3.87萬億元,同比下降13.5%。一些分析對此表示出謹慎樂觀,認為下半年消費將繼續保持溫和復蘇,反彈幅度恐不及預期。

  面對消費復蘇存在的不確定性,相關政策正在加速醞釀和兌現,以進一步釋放內需潛力。圍繞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各類新業態發展,多個部門出臺了一系列鼓勵政策,出口轉內銷剛剛獲得全方位的政策“套餐”支持,汽車、家電等商品不斷迎來新的政策“紅包”,同時,服務行業的復工復產也在加快推進……

  從中央到地方,各種促消費政策不斷加碼,居民的消費信心正在回升。近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二季度城鎮儲戶問卷調查報告顯示,傾向于“更多消費”的居民占23.4%,比上季度上升1.3個百分點。相信隨著市場消費熱情的回升,下半年經濟復蘇將獲得更有力的支撐。

  (記者北夢原)

下半年經濟熱啟動提振內需擔綱穩增長

  高頻數據彰顯經濟暖意多機構看好經濟走勢

  下半年經濟熱啟動提振內需擔綱穩增長

  中國經濟邁入下半年之際,即將公布的6月及二季度主要宏觀經濟數據尤受關注。近段時間,制造業PMI、發電量、挖掘機銷量等一系列先行指標和高頻數據密集發布,彰顯供需兩旺。不少機構也紛紛表示看好中國經濟走勢,預計6月工業增加值超預期,投資和消費復蘇進一步提速,二季度GDP增幅大概率轉正。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經濟暖意更濃,但需求修復速度仍慢于生產修復速度。從近日有關部委和地方部署釋放的政策信號看,下半年多路并進提振內需,仍將是穩增長的重中之重。隨著更大力度政策加快落地,下半年經濟增速有望逐季回升。

  “二季度以來,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成效顯現,生產需求持續改善,主要指標與一季度相比明顯改善。”國泰君安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高瑞東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作為經濟和社會運行的“晴雨表”,全國發電量繼5月增速明顯回升后,6月正以更快速度增長。國家電網數據顯示,6月上旬全國全口徑發電量同比增長約9.1%。“工業的快速修復,夜間趕工、加大工作量更有可能是促使當前發電量高增長的主要動力。”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指出,6月上旬發電量超預期是經濟進一步向好的體現,并且預示6月份工業增加值超預期的可能性較大。

  另一先行指標——制造業PMI已連續4個月處于擴張區間。其中,6月制造業PMI達到50.9%,高于上月0.3個百分點。分項指標中,生產指數和新訂單指數分別為53.9%和51.4%,比上月上升0.7和0.5個百分點,顯示供需兩旺。

  6月各類挖掘機械產品共計銷售2.46萬臺,同比增長62.9%;汽車產銷分別達到232.5萬輛和230.0萬輛,同比增長22.5%和11.6%;快遞業務量預計超76億件,同比增長約40%……無論供給端還是需求端,一系列高頻數據跑出加速度,釋放出更濃經濟暖意。

  “一系列先行指標顯示經濟恢復勢頭向好,預計二季度經濟增速有望轉正。盡管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并未提出經濟預期目標,但從就業等目標上看,穩定經濟增長仍非常有必要。預計下半年將延續這種態勢。”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廈門大學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致遠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二季度經濟修復明顯。專項債投放加速加量,疊加專項債用于項目資本金比例的提升,帶動基建投資實現較高增速;寬松貨幣政策下房貸利率走低,也帶動房地產業加快修復。“下半年經濟有望繼續實現V型修復。若境內外疫情可控,經濟將迎來內外需共振驅動。”

  不少國內外機構也都表示看好中國經濟走勢。中信證券認為,中國經濟年內有望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國泰君安研報指出,中國經濟下半年將逐季度實現內生性改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經濟展望稱,在未來的幾個月中,中國的經濟情況應該會有更好表現。

  不過,專家也指出,目前生產修復速度仍快于需求端,加快提振需求特別是堅定實施擴大內需戰略,仍是下半年穩增長的重中之重。

  劉向東表示,受疫情影響,內需市場出現一定的抑制和凍結,在有效防控疫情前提下,從中央到地方,紛紛出臺各項政策有效推動內需擴張,特別是促進消費回補和潛力釋放。此外,目前外部需求仍不足,進一步出臺擴大內需政策措施,也有利于穩定生產供應,確保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穩定經營、渡過難關。

  值得注意的是,從部委舉措到地方部署,以重大項目帶動投資回暖,多措并舉促進消費需求回升,都將提振內需作為下半年穩增長的重中之重。

  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密集下達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重點區域、重大項目工程。與此同時,專項債也在加快發行步伐。財政部數據顯示,上半年地方債發行已達34864億元,其中,專項債券發行22313億元。據悉,新增債券資金全部投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重大項目,為擴大有效投資,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發揮了積極作用。

  下一步,相關資金還將加速落地發揮實效。7月10日召開的財稅部門座談會也強調,落實積極財政政策方面,要加強協同配合,形成政策合力,放大政策效應,為經濟平穩運行和社會大局穩定提供有力支撐。

  而在日前商務部召開的專題新聞發布會上,商務部消費促進司副司長李黨會表示,將在今年下半年舉辦全國性促消費活動。

  地方層面,不少地方密集出臺穩投資、促消費的一攬子升級版舉措。例如,深圳市近日印發了進一步激發消費活力促進消費增長若干措施的通知;福建、陜西等多地在今年“時間過半、任務完成也過半”的基礎上,持續發力穩投資、繼續組織加強重大項目謀劃生成、及時開工,多形成實物工程量和投資增量。

  高瑞東表示,目前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是海外疫情持續擴大,還將繼續影響外需。此外,防汛進入“七上八下”關鍵期,形勢格外嚴峻。下半年要加力落實“六穩”“六保”,努力延續經濟恢復的良好勢頭。在他看來,只有積極擴大內需,才能打造國內循環為主、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發展新格局,這對我國在全球疫情肆虐背景下,保持經濟平穩發展態勢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一方面,要積極穩定就業,促進收入增長,努力挖掘新型消費的增長潛力,最大程度發揮居民消費對需求的支撐作用。另一方面,要發揮宏觀經濟政策的逆周期調節作用,通過大規模減稅降費、積極擴大有效投資、重點支持‘兩新一重’建設,最大限度穩定總需求。”高瑞東說。

  劉向東認為,下半年穩增長亟須財政和貨幣政策組合發力,促進并穩定中小微企業發展,以內需驅動供應鏈盡快恢復。“既要引導需求回暖又要優化供給,形成既促進當前又惠及長遠的重大工程,滿足公共衛生健康、新基建等領域的補短板需求以及人們日益增長的消費升級需要,確保經濟增長行穩致遠。”劉向東說。(記者班娟娟孫韶華)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