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13名高管接連落馬 家族式腐敗凸顯管理混亂

作者: 記者 日期: 2020-07-13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點擊:

通過狠抓巡視整改,全面加強黨的建設,持續修復政治生態,茅臺的形象和品牌得到維護,茅臺集團煥發出新的生機活力,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增長12.76%。圖為工人在茅臺酒包裝車間工作。(資料圖片)

  通過狠抓巡視整改,全面加強黨的建設,持續修復政治生態,茅臺的形象和品牌得到維護,茅臺集團煥發出新的生機活力,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增長12.76%。圖為工人在茅臺酒包裝車間工作。(資料圖片)

  貴州省紀委監委日前通報稱,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張家齊,茅臺學院黨委委員、副院長李明燦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審查調查。

  自2019年5月茅臺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袁仁國被通報“雙開”至今,茅臺集團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一系列問題隨之浮出水面:茅臺“靠酒吃酒”腐敗的根源在何處?存在哪些制度漏洞?管理混亂背后是怎樣的政治生態?

  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部署要求,嚴肅查處國有企業存在的靠企吃企、設租尋租、關聯交易、內外勾結侵吞國有資產等問題,督促嚴格執行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有關規定,堅決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的利益鏈,堅決破除權錢交易的關系網。

  今年以來,貴州省委第一巡視組向茅臺集團黨委反饋了相關問題并督促整改,省紀委監委協助省委在全省范圍內專項整治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問題,張家齊、李明燦等被查正是專項整治不斷深化、茅臺集團政治生態不斷凈化的必然結果。在全面從嚴治黨持續向縱深推進的過程中,茅臺集團正加快形成“酒香風正人和”的良好發展態勢。

  以酒謀私利益鏈長期存在

  4000多瓶茅臺堆滿家里一間房、將價格最貴的年份酒倒入下水道……今年初,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披露的一幕令很多人印象深刻。“喝酒只喝年份茅臺”的貴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長王曉光,不僅自身違規用公款喝茅臺,還與家人通過大肆收受變賣茅臺酒、利用職權倒賣茅臺酒、獲取茅臺酒專營資格等方式,大發“酒財”。

  產自遵義仁懷的茅臺酒,是貴州最具地域特色的特產和資源之一,創造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但在曾經一個時期內其繁榮難以掩蓋亂象,隨著2018年4月王曉光被查處,因領導干部搞特權而衍生出來的“茅臺酒怪象”逐漸公之于眾。

  一段時期里,公款吃喝盛行喝茅臺,干部之間流行送茅臺,一瓶500毫升裝53度飛天茅臺酒的出廠價是969元,市場指導價是1499元。然而,由于供需關系緊張,想以指導價買到茅臺酒很難,商超、專賣店的價格大多在2000元以上,能拿到酒就能掙到錢。于是,在權力染指下,茅臺專賣店成了酒中“4S店”,嚴重污染了一些地方的政治生態和社會風氣。

  據調查,袁仁國曾長期把持茅臺酒銷售大權,一邊靠“批酒”大肆謀取私利,一邊把茅臺經營權作為搞政治攀附、撈政治資本的工具。

  以袁仁國案為突破口深挖,貴州省嚴肅查處了茅臺集團原總經理劉自力、原副總經理高守洪等一批以酒謀私的高管。僅2019年就先后有8名集團原高管被逮捕,罪名均涉及“受賄罪”。

  記者梳理發現,銷售系統也是茅臺集團腐敗的高發地帶。去年11月至今年2月,貴州茅臺酒銷售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馬玉鵬、原董事長王崇琳、原副總經理雷聲、原華東大區經理羅愛軍相繼因涉嫌受賄被逮捕。早些時間,茅臺集團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聶永、原總經理肖華偉、原系列酒事業部負責人王靜也分別因涉嫌受賄罪被提起公訴,其中聶永、肖華偉已被判刑。這個腐敗高發地帶的產生,與茅臺酒營銷體系異化導致的價格背離有關。

  7月7日由貴州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對其進行審查調查的張家齊、李明燦都曾任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高管。李明燦于1994年進入茅臺酒廠,從供銷公司業務員一步步成長為高管,2015年7月任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記者注意到,今年3月,李明燦的職務調整為茅臺學院黨委委員、副院長。張家齊則長期在貴州仁懷工作,2011年3月起擔任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今年2月,張家齊比李明燦早一個月被免去副總經理職務,直至與李明燦同日落馬。中國廉政法制研究會副會長鄧聯繁表示,這些落馬高管背后,大都有極力拉攏腐蝕領導干部的“圍獵者”和積日累久的關系網,茅臺酒則是腐敗鏈條中的一環。

  巨大的經濟利益是靠企吃企、設租尋租等頑癥存在的根源。貴州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夏紅民在接受本報采訪時,將落馬的茅臺高管們稱為“靠酒吃酒”的“酒蠹”,表示必須聚焦重點領域,把國有企業反腐放在重中之重,嚴肅查處靠企吃企問題。

  家族式腐敗凸顯企業管理混亂

  7月10日,茅臺學院原副院長助理李太明的一串“受賄清單”再次引起公眾關注。

  身為貴州茅臺酒銷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王崇琳之妻的李太明,為茅臺酒經銷商在簽批零售茅臺酒、增加合同計劃量、專賣店日常管理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名牌手提包、手鐲、珠寶項鏈等財物。

  這一消息更將茅臺學院拉進了公眾的視野。據了解,茅臺學院位于貴州省仁懷市,是2017年5月23日經教育部批準成立、由茅臺集團出資舉辦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校,專為圍繞釀酒產業鏈培養應用型人才。

  不僅興辦學院,熱衷于擴張的茅臺一度旗下子公司眾多、新項目林立。直到2018年,意識到擴張隱憂后,茅臺才開始“瘦身”,目前已清理整頓數十家分公司、子公司,收緊集團標識范圍,并將公司管理層次控制在三級以內。

  王崇琳、李太明夫妻雙雙受賄暴露出的茅臺“近親繁殖”、家族式腐敗等問題同樣觸目驚心。此前,袁仁國就被通報“大搞家族式腐敗”,自2004年以來,僅其妻子和兒女違規經營茅臺酒就獲利2.3億余元。其多個親屬甚至司機也在袁仁國的幫助下違規從事茅臺酒經營,并為其他不法商人牽線搭橋,充當權錢交易的掮客。

  由于茅臺相對封閉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工藝傳承,有的幾代人都在茅臺工作。與此同時,部分領導把職位當作私相授受的“私器”,使得“近親繁殖”根深蒂固、“圈子文化”盤根錯節、選人用人違規問題突出,這也是貴州省委巡視組向茅臺集團黨委反饋的問題。

  為解決選人用人突出問題,茅臺集團對管理層及子公司持續推進人事調整。2019年底調整干部職級和職務名稱,轉任干部163人。今年以來,茅臺集團官網多次發布調整充實二級部室及子公司領導班子的信息。

  亂象背后是黨的領導嚴重缺失

  事實上,在袁仁國被查處前,茅臺集團已有多名前高管落馬判刑,包括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喬洪,茅臺集團原黨委副書記、副總經理房國興,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等。

  這些腐敗問題發生后,引起社會關注和茅臺內部強烈反思:茅臺問題為什么始終禁而未絕?

  從表面看,與當地社會風氣不正、茅臺管理不嚴、干部思想認識不到位、前期整治決心不夠等密切相關。

  茅臺集團是貴州的財稅大戶。2018年,茅臺集團實現稅收380億元,上繳稅款約占貴州省稅收總額的14%。記者了解到,以前由于擔心影響財政收入,對于茅臺暴露出的問題,應對性措施多、根本性措施少,不愿、不敢觸及深層矛盾,未能動真碰硬。

  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前,黨政機關曾是茅臺酒銷售的主要關系渠道之一。茅臺集團在確定經銷商過程中,主要看經銷商跟當地黨政機關是否熟悉、是否有關系和背景。此外,茅臺集團還曾熱衷推出各種各樣的特供酒、紀念酒、定制酒,刺激特需市場、特定群體的畸形需求,“喝的不買、買的不喝”,這些都助長了企業的不正之風。

  更重要的原因是政治生態出了問題。很長一段時期,茅臺集團內部黨的觀念淡漠,主要負責人權力過于集中。袁仁國從2000年起就先后擔任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董事長等職務,重大事項全由他一個人說了算。對于違規批條賣酒,集團紀委、審計部門對相關事項審核時,主管部門直接就說“這是袁董事長打的招呼”。袁仁國也曾多次在不同場合上講“酒賣給誰都是賣”,甚至還說“這是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紀委不要管得太寬”。

  2018年8月赴任的貴州茅臺集團紀委書記卓瑪才讓坦言:“茅臺此前出現這么多問題,就是因為監督缺失。集團黨委這個層面不愿意讓紀委去履行職責。”

  從中央巡視反饋情況及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查處國企領域的案例來看,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等現象曾是國企最為突出的問題。

  國企要健康發展,黨組織在把方向、管大局、抓隊伍上不能缺位。加強黨建、強化監管、完善制度,對茅臺集團的未來發展將是強有力的支撐。

  隨著紀檢監察體制改革不斷深化,2019年8月,卓瑪才讓多了一個新頭銜——省監委派駐監察專員。貴州省監委駐茅臺集團監察專員辦公室掛牌成立,和集團紀委合署辦公,進一步強化政治監督、嚴格日常監督。卓瑪才讓表示,要在“三不”一體推進、查找和堵塞制度短板及漏洞等方面狠下功夫,以高質量的監督檢查工作推動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企業治理效能。

  以“三不”一體理念思路正風肅紀反腐,持續修復政治生態

  發源于云南,流經貴州、四川兩省的赤水河全長500公里,沿岸酒廠眾多。

  河水流經茅臺鎮時,地勢從海拔近千米陡然降到400米,四面高山將這里圍繞成盆地狀低谷,形成了當地獨有的小氣候——冬暖夏熱雨水少。據研究,這種氣候很適宜釀酒微生物的生長與繁衍,微生物群落多樣且相對穩定,不易被外界破壞影響。

  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優良的水質、特殊的微生物群落,構成了特別的生態環境,輔以代代傳承的復雜工藝,共同造就了茅臺酒獨特醬香的核心競爭力。

  生態環境對釀酒至關重要,政治生態對國企發展的引領和保障作用更是至關重要。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是國企的“根”和“魂”,茅臺集團卻一度丟掉了這個優勢,政治生態受到嚴重破壞。

  針對茅臺集團系列腐敗案件,貴州省委強調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扎實開展專項整治,推動違規購酒、批酒、收酒、送酒、用酒歪風得到根本性遏制,取得了良好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同時制定出臺相關規定,督促茅臺集團建立領導干部插手茅臺酒經營活動打招呼登記備案制等61項管控制度,封堵“靠酒吃酒”的后門。

  4月24日,貴州省委第一巡視組向茅臺集團黨委反饋指出,茅臺集團長期放松政治建設、思想建設,貫徹中央、省委決策部署有差距,修復政治生態任重道遠,要求進一步加強黨的組織建設,落實管黨治黨“兩個責任”,認真排查崗位廉政風險,及時堵塞制度漏洞,有效推進問題整改。

  接到省委巡視反饋不久前,茅臺集團黨委開展了為期半個月的“找問題、找措施、找目標”大討論活動,將加強黨的建設、推動高質量發展列為重要內容。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高衛東表示,要通過巡視整改,全面加強黨的建設,加快形成“酒香風正人和”的政治生態和發展環境。

  貴州省紀委監委深化運用“三不”一體理念思路,要求凡有領導干部因倒賣、收受茅臺酒被審查調查的單位,必須開展“一案一整改”,監督各級黨組織堵塞案件暴露的漏洞,不斷織密制度“籠子”。

  在該省紀委監委近期的通報中,仍不乏牽涉茅臺酒的例子。其中,黔南州公安局交警支隊原政委劉建,在專項整治以來仍收受茅臺酒18瓶,安順市普定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華逢元違規收受管理服務對象茅臺酒20瓶,畢節市織金縣白泥鎮原黨委書記陳波安排他人用公款采購120瓶茅臺酒用于接待和個人享用。三人還存在其他違紀違法問題,均受到“雙開”處分。

  茅臺股價一直是近年來股市關注的熱點。貴州對茅臺集中整治期間,也曾有質疑的聲音認為,搞專項整治會影響茅臺股價穩定、搞垮茅臺,甚至還會阻礙全省經濟發展。

  然而,通過貴州全省上下的共同努力,專項整治見真章、動真格、見實效,茅臺的形象和品牌得到維護,茅臺集團煥發出新的生機活力。受疫情的影響,今年上半年國內白酒企業營收及凈利潤普遍下降,而茅臺依然保持兩位數增長,其中營業收入增長12.7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增長16.69%。(本報記者 代江兵 姜永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