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生源賣6萬,專向農村學生開刀?部分民辦中職招生黑幕重重

作者: 佚名 日期: 2020-07-15 來源: 微信公號“半月談” 點擊:

  半月談記者赴湖南部分“生源大縣”調查,發現民辦中職招生領域存在一條以招生販子為紐帶的灰色利益鏈,以虛假招生宣傳、預收學費、疑似買賣生源等手段,將學生“人頭”賣出高價,黑手重點伸向農村初中學生。黑幕背后,是對學生價值的盤剝。

  湖南省近期對一批中職違規招生行為徹查嚴處,通報了8起違規違紀典型案例,涉及部分中職學校、初中生源學校和社會中介招生販子相互勾連的問題,并取消了相關學校跨市州招生計劃。

  1

  線下蹲守、線上拉攏,“招生販子”全面滲透

  不久前,湖南一所偏遠地區農村初中的初三學生小林(化名),剛一放學就被人盯上了。

  “他在校門口和我搭訕,說一口本地話,卻自稱是長沙一所中職學校的肖老師。聽說我讀初三,就特別熱情地給我買零食,讓我拉同學一起去他們學校參觀。”小林告訴半月談記者,肖老師承諾,每拉一人報考這所學校,就為他“報銷”3000元學費。

  聽說前往長沙參觀的來回車費、餐費全包,小林覺得“看一看也無妨”。5月17日,他拉著3名同學一起上了一輛前往長沙的大巴。當天,車上共有51名初三學生。

  看著精美的招生宣傳冊上氣派的校園,大巴上的西西(化名)很興奮,可到了學校,她徹底失望了:“實地一看,完全不是宣傳冊上的樣子。學校在很偏遠的郊外,一丁點大,教學樓破舊。帶隊老師指著一塊塊空地給我們‘畫大餅’,說以后會有哪些規劃。”

  西西告訴半月談記者,一位身穿迷彩服的“教官”告誡參觀的學生,學校進行軍事化管理,尤其不準拍照。

  參觀后,小林、西西等人被拉去聽了一個講座。“講座老師一直在強調學校很火,很多熱門專業名額有限,提前交3000元預訂學位才能確保入學。” 西西說。

  聽完講座后,一些學生打電話向家人要錢,還有些學生在現場通過微信轉賬交了預訂金。對一些猶豫不決的學生,“老師”再次發動攻勢。小林回憶:“我說暫時沒這么多錢,老師說可以幫我墊付,下次再到我家來拿。”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在一起相關案件中,22名學生前往民辦中職參觀,其中19人交納了3000元“學位預訂金”。

  為了拉更多學生,“老師”們除了蹲守校門,還發起線上攻勢。他們建起QQ群,發紅包來激勵學生“拉人頭”。“群人數滿100人,‘老師’就發紅包,滿200人又發紅包。”小林說,群里每天都會發一些看起來很高大上的學校介紹,鼓動學生抓緊報名。“我所在的一個群,那個學校被教育部門曝光違規招生之后,‘老師’還在鼓勵大家抓緊交錢預訂學位。”

  通過校外培訓機構擴大“招生網絡”,也是慣用招數之一。湖南主動查處的一起案例中,一所鄉鎮初中周邊的培訓機構,聲稱受相關中職委托組織“招生面試”,收取學生50元面試費,營造出一種“學校火爆,要競爭入學”的態勢,實則是違規招生、夸大宣傳。

  2

  利益鏈串起招生各方,“人頭”賣出天價

  一位教育部門工作人員透露,比對近3年當地中職學籍和初中學籍的大數據發現,一批初中學校生源流向明顯異常。

  他舉例說,某農村初中在2019年向某民辦中職輸送生源超過150人。“一所中職學校一屆可能就招三四百人,一所初中就輸送了幾十上百人,生源輸送高度集中,極不正常,我們懷疑是‘團隊作案’。”

  所謂“團隊作案”,指的是招生販子與初三畢業班的個別班主任、老師串通買賣生源。他們讓老師對學生大力宣傳特定民辦中職,如果有學生報名,招生販子則從中收取“人頭費”,同時,將“人頭費”的一部分以介紹費的名義分給老師。

  一位業內人士向半月談記者透露,生源“人頭費”近年來水漲船高:“一名三年制中專生,最高開到2.6萬元,一名五年制中專大專連讀生,價格已開到6萬元。”

  “班主任只要推薦一人入學,就能拿到3000到5000元介紹費。”一位教育部門負責人告訴半月談記者,個別老師受利益誘惑,在平時會有意無意向學生強調“升學難”,并順勢推薦學生去特定民辦中職就讀。“如果送幾個學生到中職就能賺幾萬塊,會不會有的初三老師寧可帶差班,也不愿帶好班?”

  3

  生源就是財源,農村生源被層層盤剝

  部分民辦中職為何舍得花數萬元“買”學生?答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生源就是財源。

  多位業內人士給半月談記者算了同一筆賬,即中職學校至少可以從學生身上賺回5筆錢:一是民辦中職學校可以領到國家提供的免學費補助資金每生每年2400元;二是學費一般每學年約為8000元至1.5萬元,3年三四萬元;三是“頂崗用工費”,即推薦學生在企業缺工時以“頂崗實習”名義上崗,收取數千到數萬元“管理費”;四是以“套讀專科”“技能培訓”“考試資料費”等各種明目多次收取的雜費;五是畢業前將學生引薦給企業收取的數千元不等“招工介紹費”。

  業內人士指出,民辦中職招生肆無忌憚的原因,一方面是受利益驅動,一些民辦中職學校的教育質量不高,軟硬件設施落后,培養成本很低;另一方面是風險小,報名就讀民辦中職的學生,很大一部分是成績落后、家境貧困的農村初中生,入學后通常不會反抗,也不善于維權。

  “這些農村孩子原本就是最弱勢的群體,他們的家庭還指望著他們好好學一門手藝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最后卻被忽悠到一些名不符實的學校,遭到層層盤剝。”一位教育部門負責人說。

  4

  一手抓監管一手抓發展,從源頭斬斷灰色利益鏈

  多位受訪者認為,在中職招生季,湖南主動徹查民辦中職違規招生,近期曝光了8起典型案例并予以嚴肅處理,能在一定范圍內形成震懾,為各地類似現象敲響警鐘,值得肯定。同時也應看到,已曝光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民辦中職院校招生亂象暴露出的中職教育招生生態之弊,亟待嚴厲肅清和規范。

  ——完善制度提高違規成本和代價。湖南省中職辦學水平評估專家阮海清說,教育部門三令五申,違規招生依舊存在,根本原因在于處罰力度較輕,違規違法成本較低。有業內人士建議,對“觸紅線”的違規招生學校,可暫停電子學籍注冊、縮減招生規模、取消辦學資格等,引導建立退出機制。

  ——嚴查初中教師參與違規招生行為。從目前教育部門收到的各種舉報線索來看,少數初中教師存在明目張膽向民辦學校招生人員索拿卡要、收受招生“回扣”的行為;有的學校不按要求推送中職陽光招生信息、甚至歪曲招生信息,欺騙學生及其家長,甚至參與控制和買賣生源。業內人士認為,教師是接觸學生的源頭端,針對其違規行為應暢通舉報渠道,嚴查嚴懲。

  ——督促陽光招生無死角落地。在違規招生查處工作的內部會議上,一位教育部門主要負責人談到,盡管近幾年一直強調必須建立并統一使用高中階段學校招生錄取平臺、嚴格執行網上統一填報志愿和公開、有序錄取,但少數地方仍故意拖著不建平臺或者不用平臺,給招生工作“留口子”,謀取私利。下一步,要嚴格規范中職學校的招生信息發布、錄取管理、學籍管理等,不給違規招生留下操作空間。

  ——從源頭化解民辦中職“招生難”與“生存難”。據了解,目前低質量民辦中職數量高企、地域間分布不均的現象長期存在,不少“生源大縣”成了跨區域“搶人”的惡性競爭重災區,進而產生一種惡性循環:大家都在搶,不搶就活不下去。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民辦中職違規招生的背后,是其生存發展之困。

  “如果一個學校能正常招到足夠的學生,為什么要依賴‘中間商’維持生存?從根本上化解這個問題,就要讓民辦職業教育有更大的生存空間。”儲朝暉建議,建章立制并加以落實,以現代學校制度來辦民辦職業教育,同時為職業教育創造更廣闊的應用需求、發展基礎和未來空間。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