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檔商場拒外賣員進入 有外賣員取餐曾被保安報警

作者: 記者 日期: 2020-07-13 來源: 北京知道 點擊:

  7月11日,一名微博博主發布視頻稱,其在進行外賣員職業體驗時,身著外賣員工作服去北京SKP商場取外賣,被拒之門外,保安稱“穿外賣工作服無法進入”。“商場有權拒絕外賣人員進入嗎”引發熱議。

  知道君就此致電北京SKP商場,工作人員回應,該商場有固定的外賣取餐模式,為外賣員準備了專門等候區。今日中午,北京SKP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SKP對于顧客和工作人員設立不同的進入通道,外賣騎手在內的各工作人員需按規定統一從員工通道進入;各大門為所有顧客專門開放。

  今日,知道君在北京SKP商場西二門入口處看到,該處擺放一則通知稱,為做好疫情防控,商場對餐飲外賣全部實施“定點取餐方式”,即所有餐廳將打包完整的顧客餐品送到指定位置。

  商場有權禁止外賣員進入嗎?以“身著外賣工作服”為由拒絕外賣員進入合理嗎?商場應該一視同仁讓外賣員與顧客同時進入,還是應該為外賣員設立專用通道?對于這一事件引發的爭議,知道君也專訪了幾位法律人士和視頻制作者本人。

  探訪

  商場外設置三個取餐點位,商戶送下樓交給外賣員

  知道君今日在北京SKP商場西二門入口處看到,該處擺放一則通知稱,為做好疫情防控,商場對餐飲外賣全部實施“定點取餐方式”,即所有餐廳將打包完整的顧客餐品送到指定位置。

  北京SKP商場入口處,張貼著關于外賣員取餐點的提示。新京報記者 李凱祥 攝

  一名商場安保人員介紹,商場按照商戶樓層及區域分配,固定哪家餐廳在哪個點位取餐,在兩個員工通道門口和一個靠近地鐵站的出口,設置了三個專門的外賣員取餐點位。

  商場一名工作人員向知道君表示,商場的取餐模式一直都是這樣的,在疫情之前便是如此,即設有外賣員的專門等候區,外賣員到達商場后跟商戶聯系,由商戶將餐食送到樓下。若干名商場安保人員也向知道君證實了此事。

  一名商場地下一層的餐飲商戶工作人員告訴知道君,商場此前便有相關規定,外賣訂單由商戶統一送到商場外的指定點位。“這種方式對我們商戶而言沒有什么特別的好或者不好。不太方便的地方可能是我們需要折騰一下,把餐食送到外面;這樣做的好處大家也都能理解,就像現在疫情防控期間,能夠降低不少風險。”

  針對商場工作人員是否必須走員工通道進出這一問題,該工作人員給予了肯定的答復。她稱,根據商場的規定,其作為商場工作人員進出商場必須走員工通道。“這個是我們行業的規定,商場的工作人員都要這樣,包括我們下班的時候要檢查自己隨身攜帶的包,確認無問題之后才可出去。”

  一外賣員自述曾因進商場取餐被保安報警

  一名在商場外等待取餐的外賣員向知道君表示,由于其之前接過該商場的外賣訂單,了解該商場的相關規定。“對我們來說肯定是不方便,因為要等的時間相對較長一些。畢竟商家不是一單一單將外賣送下來,而是一批一批送,這會增加我們的等待時間。”該外賣員表示,其今天這個訂單已經等待了大概20分鐘。

  北京SKP 1F東南側小員工通道,外賣員回來此取送餐。新京報記者 李凱祥 攝

  針對SKP商場不允許外賣員進商場取餐一事,該外賣員表示,會覺得心里有一點不舒服。他告訴知道君,其昨天“偷偷”以顧客的身份進商場取餐,但因手拿貼有流水單的外賣,被安保人員發現并“扣住”不讓出來,安保人員對此進行報警處理。據該外賣員介紹,警察抵達后,“說了他們(安保人員),說不能限制人身自由,然后就把我放了。”

  對于該安保人員表述的這件事,一名SKP商場工作人員表示,其并不掌握相關信息。該工作人員稱,鑒于多種原因考慮,外賣員應該在商場外的固定區域取餐。

  當知道君問及“倘若外賣員穿著外賣工作服能否進商場購物時”,該工作人員表示,“完全沒問題”,“走正常的進商場流程,出示健康碼,無論穿什么工作服可以進商場購物。”

  觀點

  商場有權禁止外賣員進入嗎?以“身著外賣工作服”為由拒絕外賣員進入合理嗎?商場應該一視同仁讓外賣員進入,還是應該為外賣員設立專用通道?知道君就此采訪了幾位法律人士。

  北京SKP B1F地鐵口取餐處,一美團外賣員正在取餐。新京報記者 李凱祥 攝

  爭論一:商場有權禁止外賣員進入嗎?

  法律專業學生、法律博主李浩源向知道君表示,從目前情況來看,除因健康問題和防疫因素受到限制的外賣員以外,并沒有外部法律法規限制外賣員進入商場。

  李浩源表示,在現行的《物權法》指導下,自然人和法人對于所有權的產業,具有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能(或部分權能)。即作為商場方管理者,對商業空間可以行使物盡其用、不受妨害的私權,對該區域進行管理。這種管理的內容包括空間的安寧、出入的時間等等。

  “舉例而言,如果是住宅的主人,為了自己的安寧可以要求外賣員將快遞放在屋外,這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是商場,進行出入登記,保障安全,這也是沒有問題的。”

  哈爾濱工程大學人文學院法學系講師、黑龍江五洲律師事務所兼職律師韓晉認為,本身商場沒有權力禁止某一特定人群入內。

  其指出,商場擁有的權力是,“倘若在可能影響公共安全、消費者個人安全的情況下,即在某種特定情況下,不讓某個人進入商場”。

  “比如說,某個消費者在商場出現人身安全問題時,商場是有責任的,所以商場管理者對于內部的安全需要進行一定的保障。”韓晉表示,因此,商場的禁入只能針對特定情況下的個人,而非泛指的某類群體。

  “禁止某一類人群進入商場,這一問題的討論的邏輯起點就是不正確、不合適的,針對某一特定群體的禁入行要求本身就不存在。”韓晉稱。

  爭論二:商場以“身著外賣工作服”為由拒絕外賣員進入合理嗎?

  李浩源認為,“禁止外賣制服者入內”的限制不具有正當性。他表示,商場作為管理者對商業空間行使的私權是有限的,“因衣著為外賣員便禁止其進入,不具有正當性。”

  韓晉則表示,此事不應上升到道德層面。他認為,針對某一場所某種穿著的要求,更多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習慣,“就像出席歌劇院,很多人會約定俗成的穿著正裝。”

  韓晉強調,這件事情的本質不是因為外賣員身著職業裝能否進商場的問題,如果僅從表象去感性判斷這個問題的話,很容易被誤導,進而上升到道德甚至特定群體歧視層面,這種思考邏輯本身是錯誤的。

  他認為,唯一的爭議可能在于商場有無權利禁止某個特定的人,比如衣冠不整的人進入。他認為,商場是有權力的,一方面是出于安全性、危險性的考慮,“當然不能輕易懷疑某個人”;另一方面,商場本身是為消費者服務的,商場需要考慮商戶的利益和其他消費者的利益,有維護環境的職責。

  韓晉指出,個體的私權不能影響到公共利益。“當然,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出現突發事件的情況下,商場的公共場所可能是不能將他人排除在外,這樣的話是違法的。”

  爭論三:商場是否應該為外賣員設立專用通道?

  針對商場為外賣員設置專門取餐通道一事,同樣存在爭議。

  有人認為,應該將外賣員同顧客一樣一視同仁,不應差別對待;也有人認為,為外賣員設置專門取餐通道非常合理,有效避免了因外賣員在商場內行走、取餐時為商場其他普通顧客帶來的困擾。

  李浩源認為,如果公共空間中,基于公眾習慣和對公共安寧的考慮,可以采取明確的管理措施,對外賣人員的出入作出合理的限制。

  他舉例稱,在一棟業務繁忙的大樓,在某一個時段電梯十分擁擠,來往也很頻繁,考慮到外賣員外賣工作的特殊性,對于外賣員使用電梯、自由上下進行限制,設置外賣取用點完成外賣,這一常見的行為就不會受到非議。

  韓晉表示,商場與其入駐的商戶會簽署一定的管理規定,會對商戶的員工管理有所規定。他解釋,這就是為何很多商場的工作人員進出商場只走員工通道而非消費者通道的原因,這是尊重商場、尊重消費者的體現,且是很多商場管理的基本方法。

  他表示,在合同的約定下,商場對商戶有約束力,商戶也應該尊重并服從商場的管理,商戶員工走員工通道就是其中一條。“外賣員本身不是消費者,應該算作商場內商戶自己員工的一種延伸,即應該被視作員工,只不過是暫時性的委托關系。”韓晉說,在這樣的判斷下,外賣員理應通過員工通道取餐非常合理、沒有任何問題。

  此外,他還指出,由于商場內餐飲僅是一部分,還存在大量銷售其他商品的商戶,倘若大量外賣員穿梭其中,不僅可能會為商場顧客帶來安全隱患,還可能影響其他類別商戶的正當權益。

  7月12日下午3時許,北京SKP B1F地鐵口取餐處,一蜂鳥外賣員坐在樓梯上,等待商家將外賣送出來。新京報記者 李凱祥 攝

  對話視頻發布者:“我想表達對這種區別對待的憤怒”

  今天下午,發布該視頻的微博博主“曹導”接受知道君專訪時表示,上述視頻拍攝于一個多月前,當時她身著外賣騎手的工作服,在進入商場取餐時被保安攔住,“保安說我穿著外賣員工服是不能進的,但是只要披上一個外套就可以進。 ”

  之后,她試圖從員工通道進入也遭拒絕,同時沒有商場工作人員告知有專門外賣取餐點。

  “曹導”告訴知道君,其發布視頻整體想表達的是在三天體驗中看到的這個行業的問題,以及對于SKP這種商場對工作服區別對待的憤怒,“在我的體驗中,SKP對整個外賣行業以工服來區別對待,我覺得就是一種歧視。”

  知道君:當時你被商場拒絕進入的整個過程是什么樣的?

  曹導:這個視頻是一個多月前拍的,當時我要去SKP B1的一個奶茶店取奶茶,我就隨便找了一個1樓的商場入口,在門口就被保安攔住了,保安就說穿著我的外賣員工服是不能進的,但是只要披上一個外套就可以進。但是那天很熱有38℃,我沒有帶外套。然后保安說可以讓商戶送出來,我就打電話給商戶。

  視頻里有一個小細節,是我打給商戶,她說“別人都可以進為什么你不可以進”,其實是我當時打錯電話了,打了另一個商場的奶茶店的電話,因為接了好幾單太忙了。所以其實SKP的這個大門就是不讓進的。

  然后保安說你去走員工通道,給我指了員工通道的方向。我就去了員工通道,就在1樓這個門附近一個很小的門。結果員工通道的人也跟我說外賣不能進商場,說員工通道就是給SKP員工的通道,不是給外賣員的通道,讓我去地鐵口。我就跑去地鐵口,然后地鐵口的保安也不讓進。這時候我就打了正確的商家電話,但是一直沒人接,當時已經超時了十幾分鐘,這會導致我后面的單都超時,所以我已經非常著急了。

  知道君:SKP商場今天的回應說,商場有外賣員的專門等候區,當時有提示嗎?

  曹導:我拍視頻的時候,北京已經四五十天沒有新增病例了,沒看到商場門口有提示牌。整個過程中,沒有任何商場工作人員跟我說有專門的外賣取餐點。

  知道君:其他外賣員是怎么進入SKP的?

  曹導:我了解到,其實有些外賣員是沒有穿工作服進去的。外賣平臺規定是需要穿工作服的,但是老騎手可能知道商場的規定,會選擇不穿工服或者帶一個薄外套在身上,但是作為新手我是不知道的。

  知道君:你在視頻中提出,商場行為是一種“系統性行業歧視”,為什么得出這個結論?

  曹導:我覺得歧視的定義就是,根據外形、職業、性別、種族等等進行區別對待,并且阻礙了這一個群體的正常工作生活。而SKP剝奪了外賣騎手身穿工作服進入一個公共空間的權利,那我覺得就是一種歧視。

  知道君:視頻里你有一些尖銳的“吐槽”,你也把這段剪輯在了視頻最前面,有人質疑,你制作這個視頻是不是想引起爭議,突出對立?

  曹導:我是一個普通人,去做了外賣騎手,我當時遭到了不公正待遇,產生了憤怒的情緒。我覺得我有憤怒的權利,并且有把我的憤怒表達出來的權利。我把憤怒的這部分剪輯放到視頻最前面,是因為這是我這次體驗中最讓我生氣,給我感觸最深的一段經歷。

  知道君:視頻發布之前想過會火嗎?

  曹導:說實話沒有。因為我本身是職業的旅行vlogger,拍完這個視頻我就去繼續拍其他的旅行視頻了。昨天凌晨這個視頻發布的時候,我人在西藏信號不穩定,早上起來看到有三千多個贊,比我平時的視頻好一點,我就開車去冰川了,一路上都沒有信號。后來到冰川之后連上信號,才發現已經上熱搜了。我當時有點懵,因為我之前也沒上過熱搜,也沒想過會這么受關注。

  知道君:為什么開始拍職業體驗,并且選擇體驗外賣騎手這個職業?

  曹導:做職業體驗其實策劃了挺久的,前一陣因為疫情不能到處跑,就開始做這個。第一個體驗的職業是私家偵探,然后再做的就是外賣,所以有比較獵奇的也有比較接近現實生活的。

  其實一些獵奇的行業準入門檻很高,說是職業體驗但我可能只能跟一天,看他們是怎么做的,我沒有辦法親自上手,視頻本質上只是去介紹這個職業,不會有很私人的感觸。像外賣這種比較貼近現實生活的職業,其實技術門檻不高,大家都可以去注冊、接單,都可以去體驗,但會有更多感受。

  記者 徐美慧 周依 馬瑾倩 郭薇

  攝影記者 李凱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紅歌會網新聞晚報

返回列表

女主播椅子上直播自慰高潮,亲爱的好湿我想要你,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